第二章 雁门关(第1/1页)侠客管理员

    雁门关前,双峰夹峙,高入云端。

    两行大雁战战兢兢落在山间,颈下羽毛奓起,小心翼翼地四下张望。

    山脚下,雄关耸峙,关上守军欢呼不绝,关下群雄面露喜色,北侧数万契丹大军严阵以待,将他们的皇帝团团拱卫在中央。几乎所有人,都有意无意看着中间那片空地,看着空地上那傲然挺立的雄壮身躯,目光中带着敬畏,感激,以及崇拜。

    刚才,就是这个人,以一己之力,化解了一场一触即发的大战,确保了两个大国之间数十年的和平。在场所有人,乃至今后数十年无数人的性命,都是这个人救的!

    乔大侠,乔帮主,萧大王,从今天开始,将成为无数人心目中的万家生佛。

    而现在的他就站在那里,默默无言,他心里在想什么?

    喧哗声渐渐停息,所有人都看着那高大伟岸的身影,看着他一动不动站在当地,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终于,身处大军之中的耶律洪基缓过神来,对着萧峰冷笑起来:“萧大王,你为大宋立下如此大功,高官厚禄,指日可待。”

    萧峰身体微不可查地轻轻一震,脸上依然没有表情,却沉声道:“陛下,萧峰是契丹人,今日威迫陛下,成为契丹的大罪人,此后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双手微微一抖,地面上两截断箭竟如同受到吸力,飞快弹起,直入萧峰手中。

    萧峰内力运处,双臂一回,两截断箭狠狠插向自己心口。

    耶律洪基“啊”一声惊呼,下意识纵马向前冲出几步,却又立刻勒马停步。段誉和虚竹惊得魂飞魄散,抢上一步就要阻止,但萧峰出手如电,力若千钧,他二人又身在萧峰背后,虽然近在咫尺,竟然不及相救,眼看着两截断箭已戳中萧峰心口。

    “大哥不可!”段誉和虚竹同时惊叫起来。

    箭锋已划破衣衫,胸口已感觉到一片冰凉,萧峰耳中已听不见任何声音,目光,不由自主转向旁边的岩壁。岩壁上斧凿痕迹宛然可见,岩壁旁那株小小的花树,在深秋苦寒之际,依旧盛开着一朵紫色鲜花。

    这里,是他的父亲萧远山当年鏖战之地,也是和阿朱重逢之地。

    耳边,似乎又响起那柔柔的声音:

    “乔大爷,你再打下去,这座山峰也要给你击倒了。”

    “我在这里已等了你五日五夜,我只怕你不能来。你……你果然来了,谢谢老天爷保佑,你终于安好无恙。”

    “你驰马打猎,我便放牛放羊。”

    “汉人是人,契丹人也是人,又有什么贵贱之分?我……我喜欢做契丹人,这是真心诚意,半点也不勉强。”

    “有一个人敬重你,钦佩你、感激你,愿意永永远远、生生世世、陪在你身边,和你一同抵受患难屈辱、艰难困苦。”

    “我很想陪着你,和你在一起,真不想和你分开……你……你一个人这么寂寞孤单,我对你不起。”

    一字字,一句句,一个个神态,浮现在萧峰眼前,前所未有地清晰。一滴泪水,忽然自萧峰眼角滴落。

    “等我大好了……大哥,我就和你到雁门关外骑马打猎、牧牛牧羊……”

    恍惚间,萧峰似乎看到,那美丽的倩影向自己款款走来,身穿淡红色衫子,带着那熟悉的,十分柔情、三分调皮的微笑。

    “阿朱,我来啦。”萧峰心中忽然生出几分轻松解脱,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丝微笑,手上用力,冰冷的箭锋直刺皮肤。

    萧峰全力刺落,力道极强,但手中断箭却似乎刺中一道极薄、却极坚韧的薄膜,竟然再也刺不进去。几乎与此同时,一股灼热感自心口处陡然生发出来。这股热力未见得特别强烈,但蔓延速度却是奇快,几乎一瞬间就袭遍全身,萧峰只觉眼前一红,脑子“嗡”一声,瞬间失去了知觉。

    从萧峰回箭自戕那一刻,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段誉和虚竹更是飞身上前,想要全力阻止大哥自尽。但饶是两人都身负一身震古烁今的武功,却已来不及相救,只能眼睁睁瞧着两截断箭插中萧峰胸口。

    两人惊得大叫起来,一道无形剑气闪电射出,直取两截断箭,一道无形气墙席卷而至,想要将萧峰身体推开半步。但就在这时,萧峰胸口猛然红光迸射,一道极坚韧的薄膜瞬间笼罩萧峰全身,两道极强的真气,竟然无法穿透,悄无声息被化解于无形。

    “这是什么?”段誉和虚竹骇然变色间,却见萧峰身周数尺之地已是红光一片,一个奇怪的人形物体流星坠地般从天而降,在红光中手忙脚乱,隐约间只听一声惨叫:“疼死老子了!”

    随着这声惨叫,红光爆发,耀得人再也睁不开眼。

    片刻之后,红光忽然消失不见,众人睁开眼来,却见中央空地中,萧峰的身体已经无形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城上城下,数万人目睹这一奇景,顿时一片惊呼。随即就是鸦雀无声,每个人都仰望长空,脖子伸得长长的,嘴巴长得老大,再也说不出话来。数万人聚集的雁门关前,刹那间鸦雀无声。

    “那……那是什么?”好半晌,才有人喊了一声,声音中充满惊惧。

    “鬼?见鬼了?”

    “不,不是鬼,是神仙!”一个声音叫道,“一定是萧大王义举感动了上天,天帝派神仙搭救他老人家来了!”

    “正是!要不然,怎会有如此奇事?”

    “这可好了,萧大王不用死了!神仙万岁!”

    从窃窃私语到高声呐喊,城上城下,“万岁”之声越来越高,欢呼四起,声震长空。

    当萧峰消失之际,耶律洪基抬头仰望天空,神色阴晴不定,似是惊讶,又似是忧惧,却也带着几分欣慰。但随着欢呼声音渐高,他的脸色逐渐变得铁青。好半晌才在马上坐直身子,手中宝刀一横,愤然举过头顶,接连挥动起来。

    见皇帝神色不善,更做出全军听令的手势,契丹数万兵马心中都是一凛,逐渐收住了声音,喧哗声逐渐低下来,但不少人仍不断向天空张望,目光中又是敬畏又是欣喜。

    但辽兵声音渐息,城下急奔过来的群雄,却依旧看着萧峰消失的方向,七嘴八舌地议论不停,“神仙”之声不绝于耳。段誉和虚竹对视一眼,同时摇摇头,目光中惊疑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