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梅丽莎(第一更求推荐票)(第1/2页)诡秘之主

    确定了计划,周明瑞顿时有了主心骨,惶恐、徘徊和不安全部被蜷缩于了角落。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心情仔细审视克莱恩残留的记忆碎片。

    周明瑞习惯性站起身,关上管道阀门,看着壁灯缓缓黯淡,直至熄灭,自己则重新坐下,一边无意识摩挲着手枪的黄铜转轮,一边按住头侧,于染着绯红色泽的黑暗里静静“回味”,如同电影院里最专心的观众。

    或许受子弹穿过的影响,克莱恩的记忆就像摔碎的玻璃,不仅失去了连贯性,很多地方还明显缺失内容,比如做工精致的转轮手枪从哪里来,是自杀还是他杀,笔记本上那句“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究竟是什么意思,事发前两天有没有参与奇怪的事情。

    不仅这些具体的回忆成为了碎片,有所残缺,就连掌握的知识也是如此,以目前的状态看,周明瑞相信克莱恩如果再回到大学,恐怕毕不了业了,哪怕他实际才离开校园几天,并且对自身没有丝毫放松。

    “两天后,要参加廷根大学历史系的面试……”

    “鲁恩王国的大学有毕业生不直接留校的传统……导师给了一份廷根大学,一份贝克兰德大学的推荐信……”

    ……

    周明瑞无声“观看”之中,窗外红月西斜,逐渐下沉,直至东方有微光亮起,地平线染上金色。

    这个时候,里面房间有动静传出,很快,脚步声靠向隔离门。

    “梅丽莎醒了……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准时啊。”周明瑞微微一笑,受克莱恩记忆的影响,对梅丽莎有种看自己亲妹妹的感觉。

    然而,我并没有亲妹妹……他随即吐槽了一句。

    梅丽莎和班森、克莱恩不一样,启蒙教育不是在黑夜女神教会的周日学校完成的,她到读书年纪的时候,鲁恩王国颁布了《初等教育法》,建立中低等教育委员会,并专门提供拨款,加大了投入。

    不过三年,在收编了不少教会学校的前提下,众多的公立初等学校建立了起来,严格保持宗教中立性原则,不牵涉风暴之主、黑夜女神和蒸汽与机械之神教会的纷争。

    与一周只用一个铜便士的周日学校比,公立初等学校每周三个便士的学费显得颇为昂贵,但前者每周只在周日学习一天,后者一周却要足足上课六天,综合来看,低价至近乎免费。

    梅丽莎与大部分女孩不同,从小喜欢齿轮、发条、轴承等事物,立志要做一名蒸汽机械师。

    本身吃过文化亏,明白教育重要性的长兄班森就像支持克莱恩读大学一样,支持了妹妹的梦想,毕竟廷根技术学校只能算中等教育,不需要再上文法学校或公学做积累。

    去年七月份,十五岁的梅丽莎通过入学考试,如愿以偿成为廷根技术学校蒸汽与机械系的一员,每周的学费也提高到了九便士。

    而与此同时,班森供职的进出口公司受南大陆局势的影响,无论利润,还是业务量,都大幅度缩水,不得不裁员超过三分之一,班森为了保住工作,维持生活,只能接受更加繁重的任务,必须经常加班,或是前往环境恶劣的地方出差,就像这几天一样。

    克莱恩不是没想过帮哥哥负担,但平民出生的他,普通文法学校考入的他,一进大学,便强烈感受到了自身的不足,比如作为北大陆所有国家源头语言的古弗萨克文,对贵族子弟,对有钱阶层的孩子们来说,那是从小就得学习的内容,而他直到大学,才初次接触。

    类似的方面还有很多很多,克莱恩几乎用尽了所有力量,经常熬夜早起,才勉强追上别人,以中等成绩顺利毕业。

    关于兄长和妹妹的记忆跳跃于周明瑞的脑海,直及把手转动,里面房间的门吱呀打开,他才霍然醒转,想起自己掌中正拿着一把左轮手枪。

    这可是半管制的物品!

    会吓坏小孩子的!

    还有,还有我头上的伤口!

    眼见梅丽莎即将出来,周明瑞边按住太阳穴,边慌忙拉开书桌抽屉,将左轮手枪丢了进去,砸出砰的一声。

    “发生了什么?”梅丽莎听到动静,疑惑地望了过来。

    她正值最青春的阶段,即使吃不上什么好东西,脸庞消瘦,略显苍白,皮肤也依旧充满光泽,散发出少女的气息。

    看见妹妹褐色的眼眸探究望来,周明瑞强做镇定,将靠近手边的事物拿起,然后从容关上抽屉,掩盖住左轮手枪的存在,而另一只手在太阳穴位置的触感让他确定伤口已经愈合!

    他从抽屉里拿出的是一块银白色有藤蔓枝叶花纹的怀表,顶端轻轻一按,表盖便弹了开来。

    它是三兄妹的父亲,那位皇家陆军上士遗留的最值钱物品,但二手货毕竟是二手货,最近几年时不时就要出问题,哪怕找钟表工匠修理过,也是一样,这让喜欢带上它抬高身份的班森屡次出糗,干脆丢在了家里。

    不得不说,梅丽莎或许真有机械方面的天赋,掌握理论知识后,便开始借助技术学校的工具捣鼓这块怀表,最近更是宣称将它修好了!

    周明瑞看着表盖弹开,看到秒针停顿不动,下意识转动顶端,打算给怀表上弦。

    然而,他扭了几圈,还是没有发条绷紧的声音传出,秒针依旧一动不动。

    “好像又坏了。”他没话找话说地看向妹妹。

    梅丽莎没有表情地瞥了他一眼,快步过来,一把拿走了怀表。

    她站在原地,先将怀表顶端的按钮拔起,仅仅转动了几圈,便有哒哒哒的秒针走动声传出。

    正常来说,拔起不应该是调整时间吗……周明瑞的表情顿时变得呆滞。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大教堂的钟声当当传来,连续六下,悠远而空灵。

    梅丽莎侧耳听完,又将怀表顶端的按钮拔高了一截,接着连续扭动,对好了时间。

    “好了。”她简短不带一点情绪地说道,然后按回顶端,将怀表还给了周明瑞。

    周明瑞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回以微笑。

    梅丽莎又深深看了哥哥一眼,转身走向橱柜位置,拿上牙刷毛巾等物,拉门而出,前往公用盥洗室。

    “她刚才的表情怎么有种嫌弃又无奈的味道。”

    “关爱智障哥哥的眼神?”

    周明瑞摇头低笑,啪嗒一声合拢表盖,又啪的一声按开。

    重复着这样的动作,他思维发散地想到了一个问题。

    没有消音器的情况下,克莱恩自杀,嗯,暂时算自杀吧,他自杀的动静绝对不小,一墙之隔的梅丽莎竟然毫无察觉。

    是她睡得太熟?还是克莱恩自杀这件事情本身就充满了诡异?

    啪,打开,啪嗒,合拢……梅丽莎洗漱归来,看到的便是哥哥不停打开又合拢怀表盖子的无意识动作。

    她的目光又一次掺上无奈,嗓音甜美地说道:

    “克莱恩,你把剩下的面包都拿出来,今天记得买新的,还有肉和豌豆,你快参加面试了,我给你做豌豆炖羔羊肉。”

    说话间,她将炉子从角落搬出,借着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