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代号(第1/2页)诡秘之主

    “你们可以称呼我,愚者。”

    简短的答案很快消逝于恢弘的神殿和弥漫的雾气内,但在奥黛丽和阿尔杰心中,那声音却长久回荡,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没有想到却觉得就该是这种感觉的称呼,完美体现出神秘、强大、诡异等形象的称呼!

    几秒的安静后,奥黛丽站起身,虚提裙摆,弯曲膝盖,对周明瑞行了一礼:

    “尊敬的愚者先生,请允许我冒昧恳求,您可以做我们交易的见证吗?”

    “一件小事。”周明瑞念头急转,以符合身份的方式回答道。

    “这是我们的荣幸,愚者先生。”阿尔杰也跟随站起,右手抚胸,弯腰行礼。

    周明瑞右手虚压,微笑开口:

    “你们继续。”

    阿尔杰点了点头,重新坐下,看向奥黛丽道:

    “如果你能拿到鬼鲨血,那就找人送去普利兹港白玫瑰区鹈鹕街的‘勇士与海’酒吧,告诉老板威廉姆斯,这是‘船长’要的东西。”

    “等我确认之后,你是给我地址将魔药配方寄过去,还是让我直接在这里告诉你?”

    奥黛丽思考了一阵,展露笑容道:

    “我选择更保密的方式,就在这里,虽然这很考验我的记忆力。”

    既然愚者先生答应见证交易,那就表示还有下一次的类似“聚会”。

    想着这些,她忽地侧头,目光闪亮地望向周明瑞,饶有兴致地提议道:

    “愚者先生,您介意多几次现在这样的‘尝试’吗?”

    阿尔杰沉稳听完,也是一阵心动,忙附和道:

    “愚者先生,您不觉得这种‘聚会’很有意思吗?虽然您的力量超越了我们的想象,但世界上总有您不了解不擅长的领域,对面那位明显是出身高贵的小姐,我也有着独属于自己的经验、见识、渠道和资源,我和她也许能在未来某些时候,帮您完成不方便自己做的微不足道的事情。”

    在他看来,自己既然会毫无防备毫无反抗力量地被拉入这里,那就表示主动权在神秘的愚者先生手上,不是想拒绝想之后不再参与“聚会”,就一定能成功的,所以,还不如更深更好地挖掘这次遭遇的好处,用收获弥补被动与不利。

    长桌旁的三方有不同的背景,不同的资源,不同的消息渠道,不同的神秘领域了解,如果能互相交流,有限合作,将产生无法估计和测量的美妙效果!

    比如刚才定下的资源交换,比如若自己想杀一个人,完全可以请表面和实质都与自己没任何关系的“聚会成员”帮忙,这会让事情被完美误导去另一个方向。

    出身高贵的小姐……我的表现,我的口音这么明显吗?奥黛丽嘴巴半张,怔了一下,但她很快回过神来,毫不犹豫地点头:

    “愚者先生,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提议,只要‘聚会’变成定期,有的事情,如果您不方便出面,完全可以转交给我们,当然,得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

    从刚才开始,周明瑞就在权衡利弊,更多的“聚会”确实能让自己收获更多的非凡奥秘和神秘学知识,有助于将来穿越回去,比如下次“聚会”时就应该会出现的“观众”这份魔药配方,同样的,也能为目前的现实生活获取消息,得到一定帮助。

    不过,越多的“聚会”也越容易暴露自身的虚实!

    果然,不管哪个世界,都没有只存在好处的事情……周明瑞再次伸出右手,用指头轻敲着长桌边缘。

    考虑到“聚会”的召集和解散都在自身掌控之中,即使暴露出什么问题,也在可控范围之内,好处明显大于弊端,周明瑞迅速做出了决断。

    他轻敲的动作停止,迎着四道期待又忐忑的目光笑道:

    “我是一个喜欢等价交换的人。”

    “不会让你们无条件帮忙。”

    “每个周一,下午三点,尽量独处,等我多尝试几次,弄清楚一些事情,或许你们就能提前请假,不用担心会处在不适宜的场合了。”

    这就算答应了阿尔杰和奥黛丽的提议。

    奥黛丽刚满十七岁,一直备受呵护,少女心性很重,听到愚者先生的回答,顿时忍不住握紧拳头,在胸前轻摆了两下。

    “那我们是不是该给自己也取个称号?毕竟不能用真实姓名交流。”不等阿尔杰开口,她眸光晶亮,兴致勃勃地说道。

    虽然自己的真实情况未必瞒得过愚者先生,但对面那家伙也有些危险,不能让他知道我究竟是谁!

    “好主意。”周明瑞简短而轻松地回答。

    奥黛丽当即开动脑筋,边思索边说道:

    “您是愚者先生,来自塔罗牌,那作为一个定期的、长期的、隐秘的‘聚会’,称号得尽量一致,嗯,我也从塔罗牌里挑吧。”

    她的口吻慢慢变得愉快:

    “决定了,我的称号是,‘正义’!”

    这是塔罗牌二十二张主牌之一。

    “那先生你呢?”奥黛丽笑吟吟望向对面的“同伴”。

    阿尔杰微皱眉头,旋即舒展道:

    “倒吊人。”

    这又是另一张主牌。

    “好的,那我们就算是塔罗会的创始成员了!”奥黛丽先是开心脱口,接着有点怯怯地看向被灰白雾气笼罩的周明瑞,“没问题吧,愚者先生?”

    周明瑞好笑摇头:

    “这种小事,你们可以自己拿主意。”

    “谢谢!”奥黛丽明显很兴奋。

    接着,她又望向阿尔杰:

    “倒吊人先生,可以把刚才的地址再说一遍吗?我怕自己的记忆不够深刻。”

    “没问题。”阿尔杰对奥黛丽的认真相当满意,又重复了一遍地址。

    默念了三次后,奥黛丽兴致勃勃再道:

    “听说塔罗牌只是罗塞尔大帝发明出来的游戏,其实并不具备占卜的功能?”

    “不,很多时候,占卜来源于自身,每个人都有灵性,都能交感到灵界,交感到更高层次的关系自身的信息,只是普通人无法察觉这点,更加别说去解读获得的‘提示’了,当他们使用占卜工具的时候,这些信息就会借助工具呈现出来,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梦和解梦。”阿尔杰看了周明瑞一眼,见他没有表示,便出言否定了奥黛丽的说法,“塔罗牌实际上就属于这种工具,它用更多的象征,更合理的元素,帮助我们更方便更准确地解读‘提示’。”

    周明瑞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听得非常认真,只是他精神的发空现象开始变得严重,脑袋一抽一抽地痛。

    “明白了。”奥黛丽点头认可,接着又强调道,“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我不是质疑塔罗牌,我是听说罗塞尔大帝实际上制作的是另外一副牌,隐秘的,象征着某些未知力量的纸牌,一共有二十二张,完成之后,他参照这个,才发明了塔罗牌的二十二张主牌,作为游戏工具,这个说法准确吗?”

    她看着周明瑞,似乎想从神秘的愚者先生那里得到答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