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笔记(第1/2页)诡秘之主

    休息了半个小时,已经自认为克莱恩的周明瑞才缓了过来,其间他发现自己右手手背多了四个黑点,恰好组成小的正方形。

    这四个黑点由深变淡,很快消失,但克莱恩清楚,它们依旧藏在自己体内,等待着唤醒。

    “四点,正方形,难道是四个角落四份主食的对应?以后我就不需要再准备主食,可以直接上步伐和咒文了?”克莱恩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这看起来似乎不错,但身上多了点来历奇诡,缺乏了解的“东西”总是让人恐惧。

    再想到地球上莫名其妙的方术在这里竟然也能产生效果,再想到自身睡梦中的奇怪穿越,再想到神秘、迷幻、不知代表着什么的灰雾世界,再想到“仪式”之中徘徊于周围,让人接近发疯的阵阵耳语,克莱恩就难以克制地打了个寒颤,在六月底的炎热天气里打了个寒颤。

    他曾经听说过一句话:“人类最古老又最强烈的情感是恐惧,而最古老又最强烈的恐惧是对未知的恐惧”,现在,他就深刻体会到了来源于未知的恐惧。

    前所未有的,无法遏制的,他升起了想要接触神秘领域,了解更多,破除未知的强烈冲动,也有着把头一埋,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逃避念头。

    窗外阳光正盛,为书桌铺上了一层“金粉”,克莱恩凝望着那里,仿佛触摸到了一丝温暖和希望。

    他稍微放松了一点,立刻感觉汹涌的疲惫潮水般涌出。

    昨晚的未眠,刚才的消耗,让他眼皮沉重像是铅白,止不住地下垂。

    摇了摇脑袋,克莱恩伸手撑住桌缘,顾不得收拾放置于四角的黑麦面包,踉踉跄跄走到高低床前,刚一躺下,沾到枕头,就昏睡了过去。

    咕噜!咕噜!

    饥饿唤醒了克莱恩,他睁开眼睛,一阵神清气爽。

    “除了头还有点疼。”他揉了揉额角,翻身坐起,觉得自己现在能吃掉整整一头牛。

    他边理顺衣服的褶皱,边回到书桌旁,拿起了那块有枝蔓花纹的银白怀表。

    啪!

    盖子弹开,秒针滴答滴答地走着。

    “十二点半,睡了三个多小时……”克莱恩吞咽唾沫,将怀表放进了亚麻衬衣口袋。

    在北大陆,一天同样分成二十四小时,每小时六十分钟,每分钟六十秒,至于每一秒钟的长度和地球是不是一样,克莱恩就不得而知了。

    对他来说,此时此刻连神秘学、仪式、灰雾世界等单词都无法进入脑海,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食物,食物!

    吃饱了才能想办法!才能做事情!

    没有犹豫,克莱恩将四个角落的黑麦面包又拿了回来,弹甩掉沾染的少许灰尘,打算拿其中一条作为中午的主食。

    因为家乡有分食祭祀后供品的习俗,而这四条黑麦面包看起来又没有任何改变,他在兜里只剩五个便士的情况下,觉得做人还是得勤俭节约一点。

    当然,这也有原主记忆碎片、生活习惯的微妙影响。

    因为煤气太贵,用在照明上都让人心疼,他搬出炉子,添了些煤炭,克莱恩来回踱步,等待着水开。

    那种黑麦面包,干吃会噎着的!

    “哎,难道要过早上黑面包,中午黑面包,晚上才能吃肉的生活……不,要不是梅丽莎为我即将到来的面试考虑,一周才能吃两回肉的……”无所事事又因饥饿没法思考严肃问题的克莱恩左顾右盼。

    想到那磅羔羊肉,他望着橱柜的眼神都似乎有点发绿了。

    “不行,不行,得等着梅丽莎一块吃。”克莱恩猛地摇头,否定了先切一半现在做的想法。

    作为一个漂泊在大城市的单身狗,他虽然以吃外食为主,但基本的厨艺还是磨练出来了,谈不上好吃,但也够用了。

    转过身体,克莱恩打算眼不见为净,就在这时,他忽地记起早上除了买肉,还买了嫩豌豆,买了土豆!

    土豆!克莱恩瞬间有了灵感,旋风般扭回去,冲到橱柜旁,从不多的土豆里拿出两个。

    他先去公用盥洗室将土豆的表皮清洗得干干净净,接着直接将它们放入壶里,与水共煮。

    过了好一阵子,他从橱柜里拿出调料盒,揭开盖子,往水里洒了一点点泛黄又粗糙的盐。

    又耐心等待了几分钟,克莱恩提起水壶,将不算汤的汤倒入几个杯子,倒入大碗,最后才将两个土豆叉了出来,放于桌上。

    呼!

    他剥一点皮就往手上吹口气,煮熟土豆的香味一点点弥漫出来,勾人食欲。

    口水疯狂分泌,克莱恩顾不得只剥了一半,顾不得土豆还有点发烫,拿起就狠狠咬了一口。

    粉!香!回口泛甜!克莱恩的内心瞬间充满感动,狼吞虎咽般解决掉了两个土豆,甚至吃了些皮进去。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拿起大碗,美美地喝了口“汤”,淡淡的盐味冲刷掉了满嘴的发干。

    “小时候最爱这么吃了……”垫了垫肚子的克莱恩一边无声感慨,一边掰断黑麦面包,用“汤”泡软了吃。

    或许是之前的“仪式”消耗太大,他足足吃了两条,整整一磅。

    喝“汤”,收拾,克莱恩感觉自己彻底活了过来,又体验到了生而为人的愉快,又享受到了阳光的灿烂。

    他坐回书桌前,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

    “不能逃避,必须得想办法接触神秘领域,成为‘正义’和‘倒吊人’口中的非凡者。”

    “要战胜因未知导致的害怕。”

    “目前唯一的途径是等待下一次的‘聚会’,看能不能旁听到‘观众’魔药的配方,或者别的神秘知识。”

    “到周一还有四天,在此之前,得正视原主本身的问题了,他为什么自杀,他遭遇了什么事情……”

    没法穿越回去,拍拍屁股就走的克莱恩拿起那本摊开的笔记,打算翻翻有没有什么线索,看能不能补全残缺的记忆碎片。

    很显然,原主有记笔记的习惯,也有拿笔记当日记的爱好。

    克莱恩清楚地知道,充当书桌右腿的柜子里,满满都是写完的笔记本。

    这一本是从5月10号开始使用的,最前面多是涉及学校,涉及导师,涉及知识的内容:

    “5月12日,阿兹克先生提到南大陆拜朗帝国的通用语也源自古弗萨克语,也就是巨人语的一个分支。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所有具备灵性的生物都曾经使用同一种语言,不,这一定是错误的,哪怕在《夜之启示录》和《风暴之书》的记载里,在比古老更古老的时代中,巨人也不是唯一的大陆主宰,还有精灵,还有异种,还有巨龙,好吧,这都只是传说,只是神话故事。”

    ……

    “5月16日,科恩资深副教授和阿兹克先生讨论蒸汽时代的必然性,阿兹克先生认为这具备偶然性,要不是突然出现罗塞尔大帝,也许北大陆还和南大陆一样,依旧处于冷兵器时代,导师认为他太过强调个体的作用,他相信随着时代的发展,没有罗塞尔大帝,还有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