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真正的厨艺(第1/2页)诡秘之主

    全部死掉是常态?很高兴我还活着?很幸运我还活着?

    克莱恩猛地打了个寒颤,忙快走两步,奔向门边,试图追赶几位警察,寻求保护。

    可他刚触摸到把手,动作忽然停顿了下来。

    “那位警官都将事情说得这么可怕了,那他们为什么会不保护我这个重要证人或者说关键线索?”

    “这也太疏忽大意了吧?”

    “试探,还是放饵?”

    各种念头在克莱恩脑海打架,让他怀疑警察还在暗中“盯”着自己,观察反应。

    想到这里,他内心安定了不少,不再那么惊恐慌乱,慢悠悠打开门,嗓音故意发颤地对着楼梯口位置喊道:

    “你们会保护我的,对吧?”

    啪,啪,啪,警官们没有回应,皮鞋和木制楼梯的触碰节奏毫无变化。

    “我知道的!你们会这样!”克莱恩用假装坚信的语气再次喊道,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像个遇到危险的正常人。

    脚步声渐渐变弱,消失在了公寓底层。

    克莱恩低哼了一声,腹中嗤笑道:

    “这反应太假了吧?演技不合格!”

    他没追下去,转身回到房中,随手关上了大门。

    之后几个小时,克莱恩充分表现了心绪不宁,坐立不安,焦躁烦乱,读不知意等大吃货国词语,不因为周围没人而放松要求。

    这叫演员的自我修养!他心中这样自嘲道。

    当太阳西斜,天边云彩“燃烧”了起来,公寓住户陆续回家,克莱恩才将重心转移到别的地方。

    “梅丽莎差不多也要放学了……”他将目光投向炉子,一口气提起水壶,剥开煤炭,拿出左轮手枪。

    没有停顿,没有耽搁,他将手伸到了高低床下层木板的背面,那里有十来根木条交错支撑。

    把左轮夹在一根木条和木板之间后,克莱恩直起身体,忐忑不安地等待,害怕警察突然撞开大门,端着枪械,冲入房间。

    如果是正常的蒸汽世界,做刚才那番举动时,他确认不会被谁看到,然而,这里有超凡力量,自身验证过的超凡力量。

    等待了几分钟,门口毫无动静,只得两位租客相约着去铁十字街“狂野之心”酒吧的交谈声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

    “呼。”克莱恩吐了口气,一颗心安放回了胸膛。

    就等着梅丽莎回来做嫩豌豆炖羔羊肉了!

    这个念头一现,克莱恩口中仿佛满溢出肉汁的香味,也顺带想起了梅丽莎是怎么做嫩豌豆炖羔羊肉的。

    她是先烧水抄一下肉块,然后加洋葱、盐、一点点胡椒和水等直接炖,到一定时候再放入豌豆和土豆,焖上四五十分钟。

    “还真是够简单够简陋的做法啊……纯靠肉本身的美味来支撑!”克莱恩忍不住摇了摇头。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平民人家哪有多种调料,哪有各种做菜手法,只能追求简单、实用和节省,反正只要肉没弄焦,没坏掉,对一周才吃两次甚至一次的人来说,怎么样都是好的。

    克莱恩谈不上厨艺好手,日常都是以外食为主,但每周做三四次饭,周周积累下来,还是让他有着及格水准,觉得不能辜负了那磅羔羊肉。

    “等梅丽莎回来再做,弄好都得七点半之后了,那会饿坏她的……是时候让她见识真正的厨艺了!”克莱恩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先让炉火重燃,去公用盥洗室接水清洗了羔羊肉,然后拿出菜板、菜刀,笃笃剁成小块。

    至于该怎么解释突然会厨艺的事情,他决定推到死鬼韦尔奇.麦格文身上,这位同学不仅请了擅长间海特色风味的厨师,还经常自己琢磨美食,请人品尝。

    嗯,死人是不会反驳我的!

    不过,嘶,这是拥有非凡者的世界,死人未必不会说话啊……这么想着,克莱恩莫名有了点心虚。

    他将杂乱的念头抛开,把肉块放入了汤碗里,接着拿出调料盒,往里抖了一勺半泛黄的粗盐,另外,又从专门的小瓶子里珍而重之地取了些黑胡椒粒,和羔羊肉、盐一起抓匀,稍做腌制。

    把炖锅置于炉上,等它烧热的同时,克莱恩翻找出昨天剩下的胡萝卜,和今天买的洋葱一块,切成了好多块。

    做完准备,他又从橱柜里拿出一个小罐子,打开之后,里面是所剩不多的猪油。

    克莱恩弄出一勺,放入锅中,煎开融化,然后倒入胡萝卜和洋葱块,翻炒了一阵。

    香味开始弥漫,克莱恩将羔羊肉全部倒进,仔细煎了一会。

    这个过程里,本该下点料酒,再不济也得用葡萄酒代替,然而莫雷蒂家没这些奢侈的东西,班森一周也才能喝一杯啤酒,克莱恩只好因陋就简,倒了些开水,随便弄弄。

    炖了二十分钟左右,他打开盖子,将嫩豌豆和切好的土豆放入,又加了一杯热水,两勺盐。

    合拢盖子,调低炉火,克莱恩满意呼气,等待着妹妹回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房间内的香味越来越浓郁,有肉的诱惑,有土豆的醇厚,有洋葱的“清爽”。

    味道逐渐混杂,克莱恩时不时吞咽口唾沫,并按开怀表盖子,看向分针。

    四十多分钟之后,不算轻快却节奏有序的脚步声靠近,钥匙插入,把手转动,房门打开。

    “好香……”梅丽莎人还没有进来,就语带疑惑地低语道。

    她拿着提包,迈步而入,目光扫过了火炉。

    “你做的?”梅丽莎取下纱帽的动作停顿在了半空,望向克莱恩的目光满是惊恐。

    她抽了下鼻子,吸入了更多的香气,目光迅速变得柔和,似乎找到了点信心。

    “你做的?”她疑惑再问。

    “你怕我浪费掉羔羊肉?”克莱恩微笑反问,不等回答,又自顾自说道:“放心,我专门请教过韦尔奇这道菜该怎么做,你知道的,他有个好厨师。”

    “第一次做?”梅丽莎的眉头不自觉皱起,但又被香气抚平。

    “看来我很有天赋。”克莱恩笑了一声,“快要好了,你把书本帽子放一放,去盥洗室洗个手,然后等着品尝,我很有信心的。”

    听着哥哥有条不紊地安排,看着他温和平静的笑容,梅丽莎怔在了门口,呆呆没有反应。

    “你喜欢炖得烂一点吗?”克莱恩含笑催促道。

    “啊,好,好的!”梅丽莎回过神来,一手提包,一手拿帽,快步冲进了里间。

    揭开炖锅盖子,克莱恩眼前顿时有雾气冒出,两条黑麦面包早就被放到羔羊肉和嫩豌豆侧面,让它们吸收香味和热气以变得松软。

    等到梅丽莎收拾好物品,洗手洗脸归来,书桌上已摆放好一盘有土豆、胡萝卜、洋葱点缀的嫩豌豆炖羔羊肉,而两条染上了些许肉汁颜色的黑面包在各自的碟里。

    “来,尝尝。”克莱恩指着靠放于盘子旁边的木制叉和勺道。

    梅丽莎还有点茫然,没有拒绝,拿起叉子,叉了块土豆,凑到嘴边,轻咬了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