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通灵者(第1/2页)诡秘之主

    真正的通灵者……克莱恩默念着这个描述,没有再开口,跟随邓恩.史密斯走下了马车。

    韦尔奇在廷根的住所是一幢有花园的独栋房屋,镂空的铁门外是能让四辆马车同时行驶的道路,道路两侧每隔五十米就有一个路灯,它们与克莱恩上辈子见过的不同,属于煤气灯,柱子高度略等于成年男子,方便点火照明。

    黑色的金属紧贴着玻璃,围出了栅格,铸造出一盏盏提灯似的古典“艺术品”,冰冷与温暖共舞,阴影和光明同在。

    踩着昏黄覆盖的道路,克莱恩和邓恩.史密斯通过半掩的铁门,进入了韦尔奇租住的地方。

    正对大门的是可供两辆马车行驶的通路,铺着水泥,直通两层房屋。

    它的左边是花园,右侧是草坪,淡淡的花香和清爽的味道交织成一体,让人心旷神怡。

    甫一踏入,克莱恩突然寒毛耸立,左顾右盼。

    他感觉在花园里,在草坪阴影中,在房屋顶层,在秋千背后,在一个个昏暗的角落,有一双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明明这里空旷无人,克莱恩却仿佛置身于热闹的街道。

    这诡异的对比,这古怪的感受,让他身体绷紧,有寒气从尾椎往上。

    “有问题!”他忍不住开口提醒邓恩。

    邓恩表情不变地走在侧方,平淡地回答道:

    “不用在意。”

    见“值夜者”都这么说了,克莱恩忍着那种被跟踪,被窥探,被打量却发现不了目标的毛骨悚然感,一步步来到了独栋房屋正门。

    这样待久了,我会神经质的……邓恩伸手敲门时,克莱恩又快速回头打量了一眼,花朵随风晃荡,没有人影。

    “进来吧,绅士们。”一道略显空灵的嗓音从屋内传出。

    邓恩扭动把手,推门而入,对坐在沙发上的女子道:

    “戴莉,有结果了吗?”

    客厅吊灯没有被点亮,一主两副格局的皮制沙发环绕着大理石制成的茶几。

    茶几之上燃着一根蜡烛,可灯焰却泛出艳蓝,将半开放式布局的客厅、餐厅和厨房都蒙上了一层摇曳诡异的色彩。

    长沙发正中坐有一位女士,她穿着戴兜帽的黑袍,涂抹着蓝色的眼影和腮红,露在外面的手腕处缠绕着挂有白水晶吊坠的银链。

    看到她的第一眼,克莱恩就有种莫名的感受:打扮得像个真正的通灵者……

    这是在扮演自己?

    有着妖异美感的“通灵者”戴莉,用闪烁碧绿的眼眸扫过克莱恩,望向邓恩.史密斯道:

    “原本的灵都消失了,包括韦尔奇和娜娅的,现在在这里的小家伙们什么都不知道。”

    灵?通灵者……刚才那些看不到的打量者就是灵?竟然有那么多的灵?克莱恩取下帽子,放于胸前,微微鞠躬道:

    “晚上好,女士。”

    邓恩.史密斯则叹了口气道:

    “还真是棘手啊……”

    “戴莉,这是克莱恩.莫雷蒂,你试试能从他这里发现点什么。”

    “通灵者”戴莉的视线顿时转到了克莱恩身上,她指着副位的单人沙发道:

    “请坐。”

    “谢谢。”克莱恩点了点头,几步过去,老实坐下,一颗心不自觉提了起来。

    是生是死,是顺利渡过,还是秘密暴露,就看接下来的发展了!

    而最让自己无力的是,本身缺乏可以依仗的东西,只能寄希望于特殊……

    这真是非常不好的感受……克莱恩苦涩想道。

    随着邓恩坐到他对面的双人沙发上,“通灵者”戴莉从腰间的暗袋里取出了两个拇指大小的玻璃瓶。

    她碧绿的眼眸微笑看着克莱恩道:

    “我需要一点辅助,毕竟你不是敌人,不能那么直接地、粗暴地对待,那会让你不太舒服,感觉疼痛,甚至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我会给你一些香味,给你足够的温柔和润滑,让你一点点放开自己,真正沉浸入那种感受。”

    这话怎么听着不太对……克莱恩一阵咋舌,眸有惊讶。

    对面的邓恩笑了笑道:

    “不要奇怪,和风暴之主教会的那帮家伙不同,在我们这里,女士也是可以口头调戏男性的。关于这点,你应该能够理解,你母亲是女神虔诚的信徒,你和你哥哥也读过教会的周日学校。”

    “我明白,只是没想到,会这么,这么……”克莱恩比着手势,没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差点脱口而出“老司机”的对应翻译。

    邓恩嘴角上翘道:

    “放心,戴莉其实很少这么做,她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你平静和放松下来,她喜欢尸体更胜过男人。”

    “你说得我像是个变态。”“通灵者”戴莉微笑插嘴道。

    她打开其中一个小瓶子,往艳蓝色的烛焰里洒了几滴:

    “夜香草、深眠花、洋甘菊混合蒸馏和萃取出来的纯露,我叫它‘安曼达’,赫密斯语里宁静的意思,很好闻的。”

    说话间,烛火摇晃了几下,那几滴纯露飞快蒸发,弥漫于房间。

    一股清幽迷人的香味钻入了克莱恩的鼻子,他的情绪不再紧绷,他的心灵迅速平和,仿佛在夜深人静时俯视着黑暗。

    “这瓶叫做‘灵之眼’,用龙纹树和白杨树的树皮、叶子日晒七天,煎煮三次,浸泡于朗齐酒制成,当然,中间会有几句咒文的配合……”琥珀色的液体伴随着“通灵者”戴莉的描述,滴在了艳蓝的烛火上。

    克莱恩闻到了酒香,空灵飘忽的酒香,他看见烛火摇晃得厉害,看见戴莉蓝色的眼影和腮红闪烁着诡异的光泽,甚至出现了重影。

    “它是通灵的好帮手,也是足够迷人的花精……”

    随着戴莉的娓娓述说,克莱恩只觉她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迷惑望向四周,克莱恩发现所有事物都在摇晃,都在模糊,像是笼罩了一层又一层的浓雾,连带着自己的身体都跟着摇晃,跟着模糊,跟着发飘,跟着失去了重量。

    红的更红,蓝的更蓝,黑的更黑,色彩混杂如同印象派油画,迷离而梦幻,而周围细碎重叠的呢喃一阵阵传来,像是有数不清的无形之人在议论。

    “这和我之前做‘转运仪式’时的感觉类似啊,但没有那种让人疯狂,让人想要爆炸的味道……”克莱恩看着这一切,疑惑想道。

    就在这时,他的视线被一双晶莹如同绿宝石的眼眸吸引了,穿黑袍的戴莉坐在模糊的“沙发”上,目光诡异地集中于克莱恩的头顶,嗓音温柔地笑道:

    “正式认识一下,我,‘通灵者’戴莉。”

    这……我还是能冷静理智地思考啊……就像‘转运仪式’和“聚会”时一样……克莱心念一动,故意表现出浑浑噩噩的状态:“你好……”

    “人的思维非常广阔,藏着很多隐秘,看,那片大海,我们自己能够了解的只有露出于海面的岛屿,但实际上,在海面之下,岛屿还有更大的部分,但实际上,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