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节俭持家(第1/2页)诡秘之主

    窗外余晖金黄染暗,克莱恩看着梅丽莎的眼睛,一时竟找不到话说,因为预备的台词统统用不上。

    他轻咳两声,脑筋急转道:

    “梅丽莎,这不是浪费薪水,以后班森和我的同事来做客,难道就在这样的地方招待他们?以后我和班森结婚了,有妻子了,难道还要高低床?”

    “你们不是还没有未婚妻吗?可以再等一等,多攒些钱。”梅丽莎逻辑清晰地说道。

    “不,梅丽莎,这是社会的规则。”克莱恩颇感头疼,只能上大道理了,“既然拿3镑的周薪,就要有匹配3镑周薪的体面。”

    老实说,曾经挤过合租房的他,对现在的居住条件并不陌生,完全适应,但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他才愈发理解类似环境对女孩子的不便,而且他的目标是成为非凡者,研究神秘学,找到回家的“路”,将来少不了在家里弄些魔法仪式,公寓人多口杂,容易出问题。

    见梅丽莎还想再说,克莱恩赶紧补充道:

    “放心,我没考虑独栋房屋,打算看联排的,总之,得有属于自己的盥洗室,还有,我也喜欢斯林太太家的面包、廷根饼和柠檬蛋糕,我们可以首先考虑离铁十字街和水仙花街近的地方。”

    梅丽莎嘴唇微抿,默然一阵,缓慢点了下头。

    “而且,我也没急着搬家,得等班森回来。”克莱恩笑了笑道,“否则他打开房门后,会很震惊很诧异地说,我家里的东西呢?我的弟弟妹妹呢?我的家呢?这是不是我的家?我走错地方了吗?女神啊,快告诉我这是不是一场梦,怎么出去几天回来,连家都没有了!”

    他模仿着班森的口吻,听得梅丽莎不自觉就弯了眼睛,露出脸颊浅浅的酒窝。

    “不,费兰奇先生会一直等在门口,让班森交出公寓钥匙,班森根本上不了楼。”女孩损了吝啬贪财的房东一句。

    在莫雷蒂家里,大家有事没事就爱拿房东弗兰奇先生作笑话的主角,这个风气正是大哥班森带起的。

    “对,他才不会为了后面的租客换锁。”克莱恩微笑附和,指了指门口,风趣说道,“梅丽莎女士,一起去银冠餐厅庆祝吗?”

    梅丽莎轻微叹了口气道:

    “克莱恩,你知道赛琳娜吗?我的同学,我的好朋友。”

    赛琳娜?克莱恩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位酒红长发、深棕眼眸的女孩,她的父母都是黑夜女神的信徒,以圣者赛琳娜的名字给予她祝福,她还未满十六,比妹妹梅丽莎小半岁,是个快乐、开朗、外向的姑娘。

    “嗯。”克莱恩颔首表示记得赛琳娜.伍德。

    “她哥哥克里斯是位事务律师,目前也有接近3镑的周薪,他的未婚妻兼职做打字员。”梅丽莎先描述了情况,继而才说道,“他们订婚超过四年了,为了婚后有稳定的、不错的生活,直到今天还在攒钱,还没有步入教堂,打算再等至少一年,据赛琳娜说,和她哥哥差不多的人,都是这样,一般得28岁以后才能结婚,你得提前准备,好好攒钱,不要浪费。”

    就去餐厅吃顿饭而已,有必要这么多大道理吗……克莱恩听得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想了几秒道:“梅丽莎,我是现在就有3镑的周薪,以后每年还会增涨,你不用担心。”

    “但我们有必要攒钱防备意外,比如那家安保公司突然倒闭,我有位同学,就是因为父亲所在的公司破产,只能去码头找点临时工作,家里的条件瞬间恶化,才不得不退学。”梅丽莎表情认真地劝说着哥哥。

    ……克莱恩伸手捂了下脸:

    “那家,那家安保公司和政府,嗯,和政府有点关系,不会随便倒闭的。”

    “可政府也不稳定啊,每次选举之后,如果党派有更替,那绝大多数职位都会换人,变得一团乱。”梅丽莎锲而不舍地反驳道。

    ……妹,你懂得还真多啊……克莱恩好气又好笑地摇头:

    “好吧……”

    “那我把昨天剩下的食材一起炖个汤,你去街上买一条香煎肉鱼,一块涂黑胡椒汁的牛肉,一小罐奶油,以及给我带杯姜啤,总之,还是稍微庆祝一下。”

    这都是铁十字街小贩们常常兜售的食物,一条香煎肉鱼6到8便士,一块不算太大的涂黑胡椒汁的牛肉5便士,一杯姜啤1便士,一小罐奶油大概四分之一磅,得4便士——直接买1磅奶油只需要1苏勒3便士。

    原主每到假期,都会负责家里食材的购买,对价钱并不陌生,克莱恩心算了几秒,就得出大致需要1苏勒6便士,于是直接抽取了那两张1苏勒的纸币。

    “嗯。”对此,梅丽莎不再反对,放下装文具的提包,接过了钞票。

    看着妹妹拿出装奶油的小罐和盛放其他食物的盆子,脚步轻快地走向门边,克莱恩想了想,开口喊住她:

    “梅丽莎,剩下的钱买些水果。”

    铁十字街不少小贩会从别的地方收购品质不佳或存放太久的水果,而这里的人们对此并不愤怒,因为价格非常便宜,只要回家后将腐烂的地方切除掉就可以品尝到美味了,算得上廉价的享受。

    说完这句话,克莱恩快步靠拢过去,从裤兜里掏出之前剩余的铜便士,放到了妹妹的掌心。

    “啊?”梅丽莎褐色的眼眸疑惑又茫然地看向哥哥。

    克莱恩退后两步,微微一笑:

    “记得去斯林太太那里,奖励自己一小块柠檬蛋糕。”

    “……”梅丽莎嘴巴张了张,眼睛眨了眨,最后只吐出了一个单词,“好的。”

    她飞快转身,拉门而出,蹬蹬蹬跑向了楼梯。

    …………

    一条河流穿过,柏树和枫树林立两岸,空气清新得让人有喝醉的感觉。

    来解决面试事情的克莱恩怀揣左轮,拿着手杖,走下支付了6便士的公共马车,沿着水泥砌成的道路,向着绿色掩映中的三层砖石房屋靠拢,那是廷根大学的办公楼。

    “不愧是鲁恩王国最出名的两所大学之一……”“初次”来到这里的克莱恩边走边感叹道。

    和这里相比,河对岸的霍伊大学简直堪称简陋。

    “哈呀!”“哈呀!”

    一声声呼喊渐近,两条赛艇从霍伊河上游冲来,一根根木桨整齐而有序地翻动。

    这是鲁恩王国所有大学都流行的赛艇运动,以克莱恩要靠奖学金资助才能读完大学的家境,都和韦尔奇等人一起参加过霍伊大学的赛艇俱乐部,划得一手好船。

    “真是年轻啊……”克莱恩驻足眺望,喟叹了一声。

    再过一周,这样的情况将不复存在,因为学校要放暑假了。

    沿着绿树成荫的道路,他走到灰色的三层砖石房屋前,通过登记,顺利进入里面,熟稔地找到了上次接待自己的办公室。

    咚!咚!咚!他屈指轻敲半掩的房门。

    “进来。”门内一道男声传出。

    看着克莱恩推门而入,那位穿白衬衣、黑燕尾服的中年教员微皱眉头道:

    “面试还有一个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