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教堂(第1/2页)诡秘之主

    阿兹克自言自语的同时,下意识看了昆汀.科恩一眼,似乎想寻求提示,获得灵感。

    眼窝凹陷、眸子深蓝的科恩毫不犹豫地摇头道:

    “我没有一点印象。”

    “……好吧,也许只是词根相类。”阿兹克放下左手,自嘲一笑。

    克莱恩对这样的结果略感失望,但还是忍不住补了一句:

    “导师,阿兹克先生,你们知道的,我对探索、还原第四纪的历史非常感兴趣,如果你们有想起什么,或者有得到另外的资料,能否写信给我?”

    “没问题。”因为今天的事情,头发银白的科恩资深副教授对克莱恩相当满意。

    阿兹克也跟着点了点头道:

    “你的地址还是之前那个?”

    “暂时是,不过马上要搬家了,到时候我会写信告诉你们。”克莱恩态度尊敬地回答。

    科恩资深副教授晃动了一下黑色手杖道:

    “确实应该换更好的环境了。”

    这时,克莱恩瞄了眼阿兹克手中的报纸,斟酌着说道:

    “导师,阿兹克先生,关于韦尔奇和娜娅的事情,报纸上是怎么说的?我之前仅仅从负责调查的警察那里知道一点。”

    阿兹克正待回答,皱纹还不算多的科恩资深副教授却突然顺着黑色燕尾服上的金链,拿出了一块怀表。

    啪嗒!

    他按开一看,往前点了下手杖:

    “会议要开始了,阿兹克,我们不能耽搁了,你把报纸给莫雷蒂吧。”

    “好的。”阿兹克将手中翻完的报纸递给了克莱恩,“我们得上楼了,记得写信,我和科恩的地址没变,依然是霍伊大学历史系办公室,哈哈。”

    他笑着转身,和科恩一块离开了房间。

    克莱恩脱帽行礼,目送两位先生离去,接着才告别这办公室的主人哈文.斯通,沿着走廊,慢悠悠出了灰色三层小楼的大门。

    就着阳光,他提起手杖,展开报纸,看见抬头是:

    “廷根晨报”。

    廷根各种各样的报纸和杂志真不少啊……什么晨报、晚报、老实人报、贝克兰德日报、塔索克报、家庭杂志、故事评论……克莱恩随便回想了一下,脑海内就浮现出七八个名字,当然,其中一部分不属于本地,来自基于蒸汽列车的“分发”

    在工业化造纸和印刷愈加发达的今天,一份报纸的价钱已经降到了1便士,覆盖的人群也因此越来越广。

    克莱恩没仔细看其他内容,很快找到了位于“新闻版”的“入室抢劫杀人案”报道;

    “……据警察部门透露,韦尔奇先生的家里,场景惨不忍睹,并且丢失了所有的黄金、珠宝和钞票,以及一切值钱的、便于拿走的物品,甚至连铜便士都没有剩下,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伙残忍凶恶的歹徒,他们会毫不犹豫杀掉看见了他们长相的无辜者,比如韦尔奇先生,比如娜娅女士。”

    “这是对王国法律的践踏!这是对公众安全的挑衅!没有人希望遭遇类似的事情!当然,一个好消息是,警察部门已经锁定了凶手,抓到了主犯,我们将尽快给出后续报道。”

    “记者,约翰.勃朗宁。”

    做了处理和掩饰啊……克莱恩行走于林荫道上,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他随手翻动着报纸,边漫步边阅读起别的新闻和连载的故事。

    突然,他背后寒毛全部竖起,仿佛有一根根细针扎在那里。

    有人在注视我?打量我?监视我?

    一个个念头油然而生,克莱恩隐约有了明悟。

    在地球时,他也曾经感受到过无形的注视,最终发现了目光的来源,但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反应清晰,“结论”明确!

    原主记忆碎片里的相同事情,也是这样!

    是穿越,还是那个奇怪的“转运仪式”让我的“第六感”变强了?

    克莱恩忍住寻找注视者的冲动,学着看过的小说、电影和电视剧,慢慢顿下脚步,收起报纸,眺望向霍伊河。

    紧跟着,他以四下看风景的方式一点点侧头,继而自然转身,将周围的情况尽纳眼底。

    除了树木、草坪和远方路过的学生们,这里没有任何人。

    但是,克莱恩确定依然有谁在注视着自己!

    这……

    克莱恩心跳加快,血液随着激烈的噗通声一股股喷薄流动。

    他将报纸展开,半遮住脸庞,怕有人发现自己表情的不对。

    与此同时,他握紧了手杖,做好了拔枪的准备。

    一步,两步,三步,克莱恩缓慢前行,如同刚才。

    他被窥探被打量的感觉依旧,但并未有什么危险突然爆发。

    身体略显僵硬地走完林荫道,他抵达了公共马车的等待点,幸运地发现,刚好有一辆驶来。

    “铁……佐特……不,香槟街。”克莱恩连续否定了自身的想法。

    他最初打算直接回家,但又怕将那不知目的和好坏的窥探者引到公寓,接着,想去佐特兰街,向“值夜者”或者说同事们求助,可又担心对方是在打草惊蛇,让自己主动暴露,所以,只好随便挑了个地点。

    “6便士。”收费员熟稔地回答。

    克莱恩今天没带金镑出门,将它们放在了习惯藏钱的地方,仅仅取走了两苏勒的纸币,而他之前来的时候也花费了同样的金钱,身上刚好还剩1苏勒6便士,于是将硬币全部掏出,给了收费员。

    上了马车,找到位置坐下,随着车门的关闭,克莱恩只觉那种被注视的不安感终于消失了!

    他缓缓吐气,只觉手脚都在轻微发颤。

    该怎么办?

    接下来该怎么办?

    克莱恩望着马车窗外,竭力思考着办法。

    在不明确窥探者目的的前提下,先视作恶意!

    一个个想法浮现,又被克莱恩一个个否决,从未经历过类似事情的他,足足用了好几分钟才找到思路。

    必须通知“值夜者”,只有他们才能真正解决掉麻烦!

    但又不能这样直接过去,那会暴露的,也许这正是对方的目的……

    顺着这个思路,克莱恩粗糙地制定了一个又一个方案,想法逐渐清晰。

    呼!

    他吐出浊气,恢复了基本的平静,认真看起窗外飞快后掠的景色。

    直到马车抵达香槟街,意外都没有发生,但克莱恩推门下车后,立刻又有了那种被盯着被注视的不安感!

    他假装什么都没察觉,拿上报纸,提着手杖,慢悠悠往佐特兰街方向走去。

    不过,他并没有进入那条街,而是绕到了背面的红月亮街,那里有一个漂亮的白色广场,以及一栋尖顶的大教堂!

    圣赛琳娜教堂!

    黑夜女神教会在廷根的总部!

    作为一名信徒,在休息日过来参与弥撒,进行祈祷,是没有一点奇怪的事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