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练习(第1/2页)诡秘之主

    哒,哒,哒。

    脚步声回荡在幽暗的狭窄走廊内,于一片安静里远远传开,再无杂音。

    克莱恩腰背挺直,不快不慢地跟着中年牧师前行,不发问,不闲聊,沉然如同无风的湖水。

    穿过守卫严密的通道,中年牧师用钥匙打开了一扇秘门,指着向下的石制阶梯道:

    “十字路向左是查尼斯门。”

    “愿女神庇佑你。”克莱恩在胸前点了四下,勾勒出绯红之月的“形状”。

    世俗用世俗的礼节,宗教用宗教的仪轨。

    “赞美女神。”中年牧师回以同样的动作。

    克莱恩不再多言,顺着石制阶梯,借助两侧墙壁上镶嵌的典雅煤气灯,一步步向黑暗深处行去。

    走到一半,他下意识回头,只见那位中年牧师依旧站在门口,站在阶梯的顶端,站在煤气灯光芒的阴影里,仿佛一尊不会动弹的蜡像。

    克莱恩收回视线,继续下行,没过多久,他触及了铺着冰冷石板的地面,一直来到十字路口。

    他没转去“查尼斯门”方向,因为刚轮值过的邓恩.史密斯肯定不会在那里。

    循着右侧熟悉的道路,克莱恩重新登上另一处阶梯,出现于“黑荆棘安保公司”内部。

    眼见房门或紧闭或半掩,他没鲁莽寻找,而是进入接待厅,看见笑容甜美的棕发女孩正专心致志阅读一本杂志。

    “嗨,罗珊。”克莱恩来到侧面,故意轻敲了下桌子。

    哐当!

    罗珊霍然站起,撞翻了椅子,忙乱说道:

    “嗨,今天天气不错,你,你,克莱恩,你怎么来了?”

    她以手抚胸,喘了两口气,就像害怕被父亲逮到偷懒的小姑娘。

    “我有事情找队长。”克莱恩简短回答。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队长出来了。”罗珊瞪了克莱恩一眼,“都不知道敲门!哼,你该庆幸我是一位宽厚的、仁慈的女士,唔,我更喜欢姑娘这个单词……你找队长有什么事?他在奥利安娜太太对面那个房间。”

    即使精神颇为紧绷,克莱恩也被罗珊逗得露出了笑容,沉吟了一下道:

    “秘密。”

    “……”罗珊眼睛圆睁,不敢相信的同时,克莱恩微微鞠躬,快速告辞。

    他重新通过接待室的隔断门,敲响了右手第一间办公室的门。

    “请进。”邓恩.史密斯低沉温和的嗓音响起。

    克莱恩推门而入,反手合拢,脱帽行礼道:

    “上午好,队长先生。”

    “上午好,有什么事情吗?”邓恩的黑风衣和帽子正挂在旁边的衣帽架上,露出来的身体只穿了白色衬衣和黑色马甲,哪怕发际线偏高,灰色眼眸幽深,也显得清爽了不少。

    “有人在跟踪我。”克莱恩如实回答,没做多余的修饰。

    邓恩往后一靠,双手交握了起来,深邃灰眸静静看向克莱恩的眼睛。

    他没接跟踪话题,反而问道:

    “你从教堂过来的?”

    “是的。”克莱恩肯定回答。

    邓恩微微点头,没说好与坏,转回正题道:

    “可能是韦尔奇的父亲不相信我们通报的死因,从风城请了私家侦探过来调查。”

    间海郡的康斯顿市又称风城,是煤钢产业极度发达的地区,在鲁恩王国所有的城市里能排进前三。

    不等克莱恩发表意见,邓恩继续说道:

    “也可能来自那本笔记的源头,呵,我们正在查韦尔奇从哪里得到的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当然,无法排除其他追寻这本笔记的个人,或者组织。”

    “我该怎么做?”克莱恩沉声问道。

    毫无疑问,他希望是第一个原因。

    邓恩没立刻回答,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灰眸不见一丝涟漪道:

    “按照之前的道路返回,然后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任何?”克莱恩反问了一句。

    “任何。”邓恩肯定点头,“当然,不要吓跑对方,也不要违背法律。”

    “好的。”克莱恩吸了口气,告辞转身,离开房间,重新回到地下层。

    他于十字路口左转,沐浴着两侧间隔的煤气灯光芒,安静行走在空旷无人、昏暗冰冷的通道内。

    哒哒回音叠加,愈显孤寂,愈增恐惧。

    很快,克莱恩靠近阶梯,一步步往上,看见了那位站在阴影里,站在门口的中年牧师。

    两者相见,都没有开口,中年牧师沉默转身,让开了道路。

    一路无声前行,克莱恩回到了大祈祷厅,拱形圣台后一个个圆孔的光明纯净依旧,房间内的幽暗宁静依旧,告解室外排队的先生和女士们依旧,只是变少了很多。

    等待了一阵,克莱恩拿着手杖和报纸,像是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过一样,缓步离开了大祈祷厅,离开了圣赛琳娜教堂。

    刚一出去,看见烈阳,他顿时又有了熟悉的被注视感,只觉自己就像被老鹰盯住的猎物。

    霍然之间,一个疑点浮现于了他的脑海:

    “窥视者”之前为什么不跟着我进教堂?虽然那样一来,我依旧能借助幽暗的环境和牧师的帮忙瞒过他短暂“消失”,但他假装祈祷、跟随监控很难吗?没做什么坏事,光明正大进去有什么问题吗?

    除非他有黑历史,害怕着教会,畏惧着主教,知道对方或许有非凡的能力……

    这么看来,私家侦探这个可能性就很低很低了……

    呼!克莱恩吐了口气,不再像之前那么紧绷,悠闲迈步,绕到了背面的佐特兰街。

    他停在了一栋风格古老,墙壁斑驳的建筑前方,这里的门牌号是“3”,名称是“佐特兰射击俱乐部”。

    警察部门的地下靶场有开放给“公众”一部分,以赚取额外的经费。

    克莱恩刚进入里面,被窥视的感觉立刻消失,他抓住机会,将“特别行动部”的徽章给了负责接待的服务生。

    稍作验证,他被引入地下,来到一块密闭的小靶场。

    “10米靶。”克莱恩简单对服务生交代了一句后,从腋下枪袋内取出左轮,从衣物兜里拿出了那盒黄铜色泽的子弹。

    突然被人盯上,让他对自保之力的渴望战胜了拖延症,于是迫不及待地过来练习枪法。

    啪!

    在服务生离开后,他甩出转轮,将银色的猎魔子弹一一退出,接着拈起黄铜色泽的正常子弹,一发发塞入弹巢。

    这一次,他没再留预防误击发的空位,也没有脱掉正装外套,摘下半高礼帽,要以最平常的打扮进行练习,毕竟不可能在遇到敌人、遇到危险后,喊声“请停一下,容我先换套轻便的衣物”。

    啪嗒!

    克莱恩合拢转轮,用拇指滑转了一下。

    突然,他双手握枪,猛地笔直抬起,对准了10米外的靶子。

    但他没急着射击,而是认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