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兄妹三人的晚餐(第1/2页)诡秘之主

    简直犀利……克莱恩笑出了声,用前世丰富的“经验”配合着又黑了一句:

    “事实上,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那些大人物有脑子存在。”

    “好!非常好!”班森哈哈大笑,竖起了拇指,“克莱恩,你比以前幽默多了。”

    缓了口气,他继续说道:

    “我下午还得到码头,明天才能休息,到时候,嗯……我们一起去‘廷根市改善住房公司’,看他们那里有没有便宜又不错的联排房屋出租,还有,先得拜访弗兰奇先生。”

    “房东先生?”克莱恩疑惑反问。

    难道现在的房东名下有街区位置不错的联排房屋?

    班森瞥了弟弟一眼,好笑说道:

    “你不会忘记我们有一年的租房合约吧?这才过去六个月。”

    “嘶……”克莱恩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自己还真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虽然房租是一周一交,但租期长达一年,现在搬家,等于违约,要是被告上法庭,得赔一大笔钱!

    “你还是缺乏足够的社会经验啊。”班森摸了摸自己退后的黑色发际线,感慨了一句,“这还是我当初努力争取到的条款,要不然弗兰奇先生只愿意三个月一签,对有钱阶层来说,房东们是直接租一年,两年,甚至三年,以求稳定,但于我们,于之前的我们和周围邻居而言,房东们就随时会担心有人出现意外,交不起租金,只希望是短期合同。”

    “这样一来,他们还能经常视情况涨价。”克莱恩结合原主的记忆碎片和本身的租房经历补充道。

    班森叹了口气道:

    “这就是如今社会的真实和残忍,好了,你不用担心,合约的事情很好解决,坦白地讲,只要我们拖欠一周租金,弗兰奇先生就会立刻将我们丢出去,并扣下值钱的物品,毕竟他的智商还不如卷毛狒狒,没办法分辨太复杂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克莱恩忽地想起了某汉弗莱爵士的梗,认真摇头道:

    “不,班森你错了。”

    “为什么?”班森满脸疑惑。

    “弗兰奇先生的智商还是要比卷毛狒狒高一点的。”克莱恩严肃回答,就在班森露出心领神会的微笑时,他又补了一句,“如果他状态良好的话。”

    “哈哈。”班森一下没控制住反应。

    大笑一阵,他指了指克莱恩,一时竟找不到好的表述,只得转回正题:

    “当然,作为绅士,我们是不会采用那种无耻办法的,我们明天直接去和弗兰奇先生沟通,相信我,他很容易被说服的,很容易。”

    对于这点,克莱恩毫不怀疑,煤气管道的存在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兄弟俩闲聊了一阵,将昨晚剩下的少量香煎肉鱼放入了蔬菜乱炖汤中,并于煮热的过程里,用蒸汽湿软了黑麦面包。

    涂抹了点奶油在面包上,克莱恩和班森简单地对付了一顿,但他们依然吃得相当满足,毕竟奶香和甜味让人回味无穷。

    等到班森出门,克莱恩也拿上3苏勒纸币和零散的铜便士,前往“莴苣与肉类市场”,花费6便士买了1磅牛肉,7便士买了一大条肉质鲜嫩而少刺的塔索克鱼,另外,还有土豆、豌豆、白萝卜、大黄、莴苣、芜菁等食材和迷迭香、罗勒、孜然、油类等事物。

    这个过程里,他依旧能感受到有人在窥探、注视自己,但还是未出现实质的接触。

    在“斯林面包房”耽搁了一阵,克莱恩回到家里,开始用重物,比如叠放的书本等锻炼臂力。

    他本来想打军体拳强身,但现在已经连广播操动作都忘记了,何况这种军训才接触的东西,不得已,只好尽量简单。

    克莱恩没让自己锻炼得太累,因为那样反而会疲惫,会增加危险,他适时停了下来,翻看阅读起原主的教材和笔记,希望能把第四纪相关的知识重新过一遍。

    …………

    傍晚时分,班森和梅丽莎坐在书桌前,看着摆好的食物,端正的就像初等学校高年级的孩子。

    各种混杂的香味谱写成了浓郁的食物序曲,那是煮牛肉弥漫的勾魂,那是土豆泥明显而持久的刺激,那是豌豆浓汤甜腻的纠缠,那是炖大黄微妙而中正的调和,那是黑麦面包上奶油清甜的环绕。

    班森吞了口唾沫,回头看向将一条脆黄泛光的鱼夹入盘中的克莱恩,只觉那油炸的香味从鼻端钻入了喉咙,钻入了食道,钻入了胃部。

    咕噜!他的肚子发出了明显的响声。

    克莱恩反卷衬衣袖口,端着炸鱼盘子,将它放到了收拾好的书桌中央,接着返身从橱柜里拿出两大杯姜啤,分别摆在了班森和自己对应的位置上。

    他对梅丽莎笑了笑,变戏法般拿出了一个柠檬布丁:

    “我们有啤酒,你有这个。”

    “……谢谢。”梅丽莎接过柠檬布丁,微弱说了一声。

    班森见状,端起杯子,微笑开口:

    “来,庆祝克莱恩找到不错的工作。”

    克莱恩端起杯子,和班森碰了碰,和梅丽莎的柠檬布丁碰了碰:

    “赞美女神!”

    咕噜,他仰头喝了一口,辛辣的味道燃过食道,带来回味的美妙。

    姜啤全称是姜汁啤酒,但实际上不含任何酒精成分,用姜汁的辣和柠檬的酸混合出类似啤酒的口感,属于妇女儿童也能接受的饮料,只是梅丽莎不太喜欢这种味道。

    “赞美女神!”班森跟着喝了一口,梅丽莎则小小咬了一点柠檬布丁,反复咀嚼,舍不得吞下。

    “试一试。”克莱恩放下杯子,拿起叉勺,指着满桌的食物道。

    这里面,他对豌豆浓汤最没有自信,毕竟在地球上根本不会吃这么奇怪的东西,只能根据原主的记忆碎片进行“再创作”。

    班森作为兄长,没有客气,挖了一勺土豆泥塞入口中。

    炖到极限,压到很烂的土豆滋味混杂着淡淡的猪油味和恰到好处的盐味,让他唾沫疯狂分泌,胃口大开。

    “不……错……不错。”班森含糊赞道,“比我上次在公司吃到的那种美味多了,那时候放的是奶油。”

    这可算是我的拿手菜了……克莱恩坦然接受了赞美:

    “多亏韦尔奇家的厨师先生教导。”

    梅丽莎则看向了那份牛肉汤,绿色的罗勒叶子、青色的莴苣头和白色的萝卜块沉浸于无色汤水里,掩藏着炖软的牛肉,颜色清新,香味勾人。

    她叉了一块牛肉,放入嘴中咀嚼,只觉软烂之中还残留着嚼劲,些许盐味和萝卜的淡甜、罗勒的辛香,共同刺激出了牛肉本身的美味。

    “……,……”她仿佛在赞美着什么,但却停不了嘴。

    克莱恩尝了尝,觉得好吃之余,不无遗憾,这和自己最佳水准还是差了火候,毕竟一些调料没有,只能用别的代替,难免奇怪。

    当然,即使最佳水准,自己做的饭菜也只是凑合。

    突然之间,他又心疼起没见过世面的班森和梅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