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什么都没说(第1/2页)诡秘之主

    伦纳德.米切尔双手交握,身体略微前倾地说道:

    “我们还原了卡隆临死前看到的画面。

    “这并没有直接呈现出凶手的样子,但凸肚窗的玻璃恰好照出了辛德拉斯男爵的身影。”

    顿了一秒,伦纳德补充道:

    “这太过简单,不令人信服,辛德拉斯男爵这种层次的贵族、大银行家,就算想杀人,也不可能亲自动手或者到现场旁观,除非,他有特别的嗜好。

    “而您知道的,有太多的办法可以制造类似的现场,无论幻术,还是伪装,都能办到。”

    说到伪装时,他略微抬头,看了道恩.唐泰斯一眼,仿佛在说,你现在的样子大概率也不是你真实的形象,就如同格尔曼.斯帕罗和夏洛克.莫里亚蒂那样。

    真是简单粗暴的栽赃啊,让人怀疑幕后凶手是不是真的想诬陷辛德拉斯男爵……嗯,从头再梳理一遍,先假设我,也就是道恩.唐泰斯的应对和正常人一样……反正,我不说结论,只通过提问引导思路,如果最后的答案不对,那肯定是诗人同学领会错了意思,没能正确理解我的暗示……克莱恩含笑端起骨瓷杯,抿了口红茶道:

    “我们先不考虑这个问题,如果被卷入的不是我,事情会怎么发展?”

    伦纳德交握的双手微有抬高,食指轻轻敲动着道:

    “道恩.唐泰斯作为嫌疑人,被关进了警察局,但他的管家、仆人、邻居和朋友都可以证实他没接触过卡隆的家人,于是两边的描述出现了巨大矛盾,警察们无法处理,不得不申请‘值夜者’介入。

    “经过通灵,我们得到了卡隆自杀前看见的画面,从中提取出辛德拉斯男爵的身影……”

    说着说着,伦纳德忽然沉默,过了好几秒钟,才在道恩.唐泰斯带着微笑的注视里继续说道:

    “不管辛德拉斯男爵这条线索的出现是不是太奇怪,太简单,无法让人信服,我们都会按照流程,与他做一定的接触,展开相应的调查……而这会导致他的某些问题被我们察觉?

    “辛德拉斯男爵原本就存在涉及非凡领域的问题,根本经不起‘值夜者’的深入调查?”

    伦纳德越说越是笃定,似乎已经把握到了策划者的思路。

    他,或者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的陷阱是否会被识破,只要能让“值夜者”对辛德拉斯做一次例行性的调查,目的就达到了,因为辛德拉斯男爵本身潜藏着相当严重且容易被发现的问题!

    对,这也是我的想法,这其实更接近举报,只不过更柔和,看起来像陷阱,让“值夜者”不得不查,并隐藏了自身的存在……当然,我是不会正面肯定你猜测的,要是最后错了,岂不是很尴尬?克莱恩将右脚跷起,搁于左腿上,笑笑道:

    “有了警觉的辛德拉斯男爵,现在肯定没有问题了。”

    伦纳德缓慢点了下头,自我解释般说道:

    “这位男爵的经历相当传奇,好几次濒临破产,又挽救了回来,攀登上新的台阶。

    “也许,其中某一次,他已经绝望,再没有别的办法,于是将灵魂出卖给了邪神、恶魔或者别的隐秘存在?”

    这故事编的挺合理的嘛……克莱恩没说伦纳德的揣测是对还是错,转而提问道:

    “另外一方面,你们又会怎么看待导致卡隆自杀的真正凶手?”

    伦纳德暂时摒除掉刚才的判断,根据“正常发展”这个前提思索着说道:

    “设置的陷阱太粗糙,暗示、引导和记忆的植入不够隐蔽不够柔和,容易被人发现问题,所以,应该不是‘观众’途径的中高序列做的,更像是其他途径的非凡者利用对应的神奇物品伪装成他们在行动……”

    话未说完,伦纳德又一次陷入沉默,不知想到了什么。

    克莱恩保持着若有似无的笑容,平静看着对方,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中,但我就是不说,全看你自己领悟到什么程度。

    这和老头之前的一些话语吻合……真的是某位中高序列的“观众”做的吗?他看似鲁莽粗暴充满漏洞的布置其实精确考量到了每个人会有的反应,考量到了依循流程的人性,只是预料错了道恩.唐泰斯的阅历和智慧?伦纳德只觉自己已想清楚了事情的经过,直起身体,轻咳了一声道:

    “感谢您的指点。”

    克莱恩顿时呵呵笑道:

    “我什么都没说。”

    不等伦纳德回应,他主动开口道:

    “你的前同事让我询问你,如果他有发现因斯.赞格威尔的踪迹,该怎么告知你?”

    本待起身告辞的伦纳德刚抬起半个屁股,又坐了回去,表情略显复杂地沉默了十几秒道:

    “将消息以信的形式投递到平斯特街7号。”

    这意思是你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离开贝克兰德?还是说,哪怕你去别的地方执行任务,也有办法监控到平斯特街7号的动静,远程查看信的内容?更可能的应该是后面那种猜测,一位“偷盗者”途径的天使肯定掌握有不少奇特的秘术,其中不乏伦纳德能够使用的……不能问,一问就会降低道恩.唐泰斯的层次,破坏掉人设……克莱恩摆出一副没有波澜的样子,噙着笑容道:

    “我会转告他的。”

    伦纳德没立刻离开,张了张嘴,顿了一下,开口说道:

    “如果,我想联络他,该怎么做?”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绿色的眼眸深沉而内敛。

    克莱恩早有准备,笑着说道:

    “徘徊于虚妄之中的灵,可供驱使的友善生物,独属于格尔曼.斯帕罗的信使。

    “具体的仪式,如果你不清楚,可以请教帕列斯。”

    伦纳德知道格尔曼.斯帕罗就是夏洛克.莫里亚蒂,就是克莱恩.莫雷蒂,遂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站起身道:

    “感谢您的告知,请原谅我冒昧来访。”

    说完,他退至门口,开门而出,离开了梦境。

    喂,这就走了?作为一名“梦魇”,或者说前“梦魇”,你都不考虑一下自己记忆方面的缺陷吗?只听一遍就能记住?这也太不重视了吧!克莱恩看着伦纳德的背影消失,忍不住腹诽了两句。

    他无奈地摇了下头,结束午睡,忙碌起西拜朗的事情。

    …………

    “黄金梦想号”上,总算完成了任务的达尼兹因最近天气炎热,喝上了加冰的淡啤酒。

    如果不是制冰需要非凡能力,数量不多,他觉得自己能一口气喝掉半桶。

    “这就是享受啊!”达尼兹咕噜喝掉了杯子里残余的液体。

    就在这时,他眼前灰白雾气弥漫而出,耳畔格尔曼.斯帕罗的声音开始回荡:

    “……请转告达尼兹,让他立刻赶去西拜朗,摸清楚梅桑耶斯和卡塔米两个土著将军各自势力范围内的情况,尤其注意是否有玫瑰学派活动的痕迹……”

    去,去西拜朗?达尼兹拿着酒杯,有些结巴地在心里重复起格尔曼.斯帕罗的要求。

    他曾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