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木乃伊(感谢忠仆旺财打赏白银盟)(第1/2页)诡秘之主

    平斯特街7号,伦纳德.米切尔走到书桌前,摊开了信纸。

    他随即拿起圆腹的吸水钢笔,沉下手腕,准备书写。

    可是,他刚弄出一个深蓝色小点,钢笔就停顿了下来,腕部几次试图移动,又都恢复了平静。

    抬起手腕,降下钢笔,伦纳德一次又一次重复起同样的动作,终于,他的腕部凝固在了半空。

    啪!伦纳德丢下钢笔,将信纸揉成一团,准确地丢进了桌脚的垃圾桶内。

    …………

    伯克伦德街160号,克莱恩从信使小姐蕾妮特.缇尼科尔其中一个脑袋的口中拿过了那封薄薄的信。

    他掂了下重量,直至灵性直觉没有做出预警,才拆开封口,取出了里面的纸张。

    那纸张只有一页,上面用娟秀的笔记书写着两行单词:

    “我有事情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详细情况面谈。”

    “莎伦”

    原来是莎伦小姐的信……克莱恩解开了疑惑,随手拿出一枚金币,当着蕾妮特.缇尼科尔的面做了个简单的占卜,然后,才另抽一张信纸,写上一个单词:

    “今晚。”

    他折好纸张,边递给信使小姐边问道:

    “还能定位寄信者吗?”

    如果不行,他会给出莎伦的收信地址:

    希尔斯顿区加尔德街126号,玛瑞亚太太。

    “可以……”蕾妮特.缇尼科尔其中一个金发红眼的脑袋给出了回应。

    她随即张开嘴巴,咬住了折好的信纸。

    等到信使小姐的身影消失于房间内,克莱恩立刻布置仪式,准备将“蠕动的饥饿”从灰雾之上带回现实世界,然后“旅行”去各大群岛,寻找幸运海盗。

    ——“蠕动的饥饿”目前还未被封印,依旧得每天吃一个人,克莱恩只能勉强用着,每次有需要再带出再喂食,等到时间差不多就丢回灰雾,反正不会补上中间的差额。

    “如果‘蠕动的饥饿’敢闹,就喂它吃蘑菇!”结束掉仪式收拾好现场的克莱恩戴上那薄薄的人皮手套,身影迅速淡化透明,消失于原地。

    …………

    用过晚餐,等到“蠕动的饥饿”在灰雾之上“干嚎”完毕,克莱恩借口肚子不舒服,进入盥洗室,将它重新取出,借此“传送”到了贝克兰德桥区域的“勇敢者酒吧”外面。

    这个过程中,他已自然变化外形,成为了黑发褐瞳留着胡须戴有眼镜的大侦探夏洛克.莫里亚蒂。

    弯下腰背,挽起裤脚,克莱恩自嘲一笑,拉低帽檐,推开沉重的木门,进入了酒吧。

    询问过酒保,他拿上一杯南威尔啤酒,来到三号桌球室外面,屈指轻敲起反锁住的房门。

    咚,咚,咚……有节律的声音里,房门吱呀一声裂开了道缝隙。

    鲜红眼睛的伊恩探头一瞧,顿时露出了笑容:

    “先生,请进。”

    因为天气越来越热,他未再穿那件老旧的大衣,简单地套了件亚麻衬衫。

    克莱恩含笑点头,一个闪身就进入了桌球室,并快速将里面的场景尽数纳于眼中:

    头发有点乱糟糟的马里奇身穿白衬衣、黑马甲和黑裤子,正拿着长杆,弯腰在那里打桌球。

    或许是对夏洛克.莫里亚蒂造成的混乱印象深刻,他这次并没有召集自己的活尸打牌。

    “好久不见。”克莱恩主动打了声招呼。

    与此同时,戴着黑色小巧软帽身穿同色宫廷长裙的莎伦浮现在了球桌另外一边,安静地坐于高脚凳上。

    “晚上好,女士。”克莱恩目光移了过去,笑着行了一礼。

    莎伦有所悬浮地站起,提了提裙摆,微微躬身,礼貌回应,马里奇则放下球杆,低沉中略带沙哑地说道:

    “看来你依旧停留在贝克兰德。”

    他的脸色还是那么苍白,但褐眸里潜藏的恶意已淡化不少,似乎这段时间的克制相当有效。

    看得出来,“深红月冕”的获得让他不用每次满月时都濒临崩溃,连镇静剂都不得不经常更换新品种。

    对于马里奇的话语,克莱恩没做正面回应,走至球桌前,放下啤酒杯,笑了笑道:

    “很抱歉,我本来可以卖一份‘怨魂’的非凡特性给你,可惜它遗失了。”

    莎伦蔚蓝的眼眸毫无转动,没去探求缘由,只简单问道:

    “没事吧?”

    她知道夏洛克.莫里亚蒂口中的那份“怨魂”非凡特性属于“血之上将”塞尼奥尔,而“血之上将”又是夏洛克.莫里亚蒂的秘偶,“怨魂”非凡特性的不见也就意味着秘偶的损毁和丢失,这对相应的非凡者来说,不是一件小事。

    “还好,至少我本人没受什么伤害。”克莱恩叹息笑道。

    “难怪这次没有看到塞尼奥尔……”马里奇有所恍然地低语了一句。

    马里奇和莎伦小姐都没有太在意那份“怨魂”非凡特性啊……他们有另外的渠道,或者说办法了?克莱恩敏锐把握到了点情况,转而问道:

    “这次有什么事情?”

    马里奇当即望了伊恩一眼,那位还能称为大男孩的沉稳少年没有多问,快速退出桌球室,随手关上了房门。

    莎伦宛若人偶的脸庞没有表情的浮动,任由马里奇说道:

    “后天,将有一艘来自南大陆的船抵达普利兹港,它与鲁恩军方存在密切关系。

    “这艘船装载着不少从星星高原、帕斯河谷、哈加提草原掠夺来的财宝和文物,其中,有一具木乃伊,它是古代高地王国第十九任国王,图坦西斯二世。

    “南大陆原本的语言并不起源于古弗萨克语,有自己的结构,在古代高地语里,国王又被称为‘卡德夫’,这是专属词汇,被罗塞尔大帝翻译为了‘法老’,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还有,‘木乃伊’也是他命名的,总之,‘法老’的意思是神灵之子人类之王。

    “图坦西斯二世曾经是高序列强者,不过,在他死后,相应的特性已经被回收,只有躯体留下,制作成了木乃伊。

    “对其他非凡者来说,这是充满灵性的材料,是制作活尸的极好对象,但于我们而言,它有着额外的意义,非常重要的意义,我们这次的目标就是得到这具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

    额外的意义?没有非凡特性的高序列强者尸体,除了用来做材料,还有什么额外的意义?克莱恩心中一动,霍然联想到了“隐者”女士求购一滴神话生物血液的行为。

    难道是序列5“怨魂”晋升序列4“木偶”的仪式需要?莎伦小姐已经有了配方,且消化完了“怨魂”魔药?从她平时的生活状态看,她简直是时刻在扮演“怨魂”,说不定早就消化完了……不过,之前地下遗迹那个恶灵的话语似乎表明,当时的莎伦小姐并没有“木偶”魔药配方,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莎伦小姐有办法弄到也不是太奇怪的事情……克莱恩若有所思地扫了莎伦一眼,并未发现她与之前相比有什么明显改变,依旧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