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移祸之术(第1/2页)诡秘之主

    阿蒙!

    克莱恩眸光一缩,外表看似正常,内里精神却已紧绷,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虽然他一直拿阿蒙吓唬伦纳德体内的老爷爷和海柔尔身边的“偷盗者”途径半神,但也只是借个名头,从未想过这位“渎神者”,天使之王,会这么快来到贝克兰德,并且寻找的还是信仰“愚者”的组织!

    其实,这也算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当贝克兰德存在着“偷盗者”途径的天使和半神时,根据非凡特性聚合定律,阿蒙迟早会过来……唯一的问题是,祂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神弃之地”寻觅着什么,不太可能突然放弃,而且,祂在贝克兰德郊区的陵寝已经被“机械之心”破坏,没法像过去那样来回了……所以,这并不是祂的本体,而是分身?本来就存在于北大陆的分身?嗯,“偷盗者”途径的天使应该都擅长用“时之虫”制造分身,阿蒙则肯定比祂们都强……克莱恩的思绪如闪电般在脑海内滑过,逐渐有了一定的猜测。

    ——有的时候,他甚至怀疑“偷盗者”途径的神话生物形态就是一堆以某种方式组合起来的“时之虫”。

    作为大灾变前的“偷盗者”途径天使之王,阿蒙肯定知晓“愚者”这个称号代表什么,也能察觉到相应的气息……祂甚至想要窃取灰雾的控制权所有权……祂这次是冲着“愚者”来的,这还真是让人头疼啊……最初的震惊骇然之后,克莱恩逐渐平复了情绪。

    他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因为非凡特性聚合定律,自己外出时,会偶然遇上“渎神者”阿蒙,而对方很显然是能察觉到他特殊的类型,到时候,也许不会有什么动静,所谓的“愚者”就得考虑有没有复活重生的机会了,毕竟,那是天使之王,仅次于真神的存在,而且“偷盗者”途径一向以擅于欺诈能力隐蔽著称,哪怕在贝克兰德也未必不敢动手,悄然窃取走别人的生命说不定就是阿蒙的强项。

    这么看来,暂时离开贝克兰德,前往西拜朗,也不一定是坏事……总之,最大的问题还是出在我自己身上,如果我已经晋升,成为“诡法师”,就能隐藏灰雾的气息,即使路遇阿蒙,也不用担心暴露什么……克莱恩无声吸了口气,再次感受到了某种迫切:

    一定要尽快推开序列4之门,改变生命形态,成为半神半人的强者!

    为此,无论是再弄秘偶,深化扮演,加速消化,还是搜集相应的非凡材料,都得更加努力!

    呼……贝克兰德真是个可怕的地方,如果乌洛琉斯还没离开,或是已经返回,那这里仅是我知道的,就有四位,不,五位天使,包含两位天使之王!这还没算以贝克兰德为大本营的王室、军方,没算不知道去了哪里的地下遗迹恶灵——前天使之王与两位天使意志的聚合体……如果玫瑰学派的“神孽”斯厄阿也因追踪格尔曼.斯帕罗来到这里,那就真的太热闹了,和这相比,当初拜亚姆城外的半神战只能算是幼儿级别……克莱恩看着伊恩画出的素描,含义不明地摇了摇头:

    “嗯,我知道了。”

    他的摇头,在伊恩和马里奇看来,是因为不认识画上戴单片眼镜的男子,可实际上,他表达的却是无奈。

    “两位,我得离开了,凌晨前给你们回复。”克莱恩摘下帽子,行了一礼,缓步退出桌球室,于“勇敢者酒吧”外面的僻静巷子里“传送”回了伯克伦德街160号。

    主卧室内,他第一时间考虑的并不是莎伦小姐和马里奇的请求,而是怎么处理阿蒙带来的隐患。

    在这方面已算得上颇有经验的他很快就有了思路:

    给阿蒙找点事情做,引开祂的注意!

    至于是什么事情,当然是祂无法抗拒,绝对不会不感兴趣的那种,比如,“偷盗者”途径的天使,帕列斯.索罗亚斯德!

    这也许是阿蒙能否成为序列0真神的关键,比寻找信仰“愚者”的组织更加重要。

    当然,克莱恩并不会直接出卖伦纳德的老爷爷,因为对方到目前为止还未展现出恶意。

    他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将阿蒙已抵达贝克兰德的事情告知帕列斯.索罗亚斯德,看这位第四纪存活下来的天使会有什么应对,然后,自己视情况而定该怎么做。

    如果那位老爷爷对很可能只是分身的阿蒙依旧没有一点办法,只能让伦纳德以任务为借口,离开贝克兰德,躲避阿蒙,那我,也提前去西拜朗,就说是重建关系网,等到“命运之蛇”威尔.昂赛汀出生,再悄然传送回来拿脐带血……克莱恩霍然有了决断,抽出张信纸,落笔写道:

    “阿蒙已至。”

    折好信纸,装入信封,克莱恩掏出冒险家口琴,凑至嘴边,用力吹了一下。

    蕾妮特.缇尼科尔出现的同时,他从衣兜里摸出了一枚金币,压在了那封信上。

    ——这是他下午让贴身男仆理查德森去换取的十枚金币之一,为了保持道恩.唐泰斯与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在一个层次的形象,克莱恩告诉伦纳德.米切尔联络方式时,没有说收信寄信都需要一枚金币。

    由此可见,面子是用钱买来的……克莱恩一边感叹,一边对身穿阴沉繁复长裙的信使小姐道:

    “将信送到平斯特街7号,嗯,直接投入信箱,不用交给收信人。”

    由于不清楚帕列斯.索罗亚斯德的真实意图和性格,克莱恩希望能在祂面前隐瞒更多的底牌,所以,在伦纳德主动给克莱恩.莫雷蒂写信前,他不打算让诗人同学直接见到信使小姐。

    蕾妮特.缇尼科尔左手提着的一个金发红眼脑袋扬了起来,半吸半凑地将信封和金币咬在了口中,不过,她没有立刻消失,而是漂浮于原地,八只眼睛同时望向克莱恩,沉默地望着。

    什么情况?克莱恩怔了一秒,旋即有所猜测,表情古怪地问道:

    “你不知道平斯特街7号在哪里?”

    他这才记起信使送信依靠的是神秘学意义上的定位,是对契约者的定位和之前寄信人气息的定位,所以,后者一旦移动超过感应范围,信使就没法找到了。

    听见克莱恩的问话,蕾妮特.缇尼科尔两只手提着的四个脑袋同时一点,表示确实不知道。

    克莱恩猛地轻咳了两声,拉开抽屉,翻找出了一张贝克兰德全地图,用钢笔先画了个大圈,标注好北区,接着又圈出了平斯特街。

    “到了那里,就可以看门牌号了。”克莱恩将地图折好,递了过去。

    蕾妮特.缇尼科尔右手提着的一个脑袋当即张开嘴巴,咬住了地图,然后她身影一淡,进入了灵界。

    克莱恩见状,吐了口气,转身走出主卧室,去有大阳台的半开放房间看起报纸和杂志。

    等到夜深,他在泡澡之前,逆走四步,进入了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

    “帮助莎伦和马里奇盗取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有危险。”克莱恩取下左腕袖口内的黄水晶吊坠,做起了占卜。

    这一次,灵摆做的是顺时针转动,幅度不大,速度较慢。

    这意味着危险程度不高……而且就算有针对莎伦小姐和马里奇的陷阱,现在的我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