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谁的陷阱(第1/2页)诡秘之主

    对于阿蒙,伦纳德其实并没有太直观的印象,只知道是体内寄生者最畏惧的敌人,让神秘强大的老头伤到如今这种程度的“凶手”,所以,情绪很快就缓和了下来,压低嗓音问道:

    “现在该怎么做?”

    他脑海内,那略显苍老的嗓音隔了两三秒才回荡起来:

    “来的应该不是阿蒙的本体,而是祂的分身。”

    祂……果然,“渎神者”阿蒙是天使,甚至可能是序列1的天使,毕竟老头也疑似地上天使……伦纳德一边吸收着信息,印证着揣测,一边听着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往下说道:

    “如果阿蒙的本体敢出现在贝克兰德,那很可能引发神降。”

    神降?有多少年没发生过这种事情了?第五纪以来,这完全属于典籍记载的传说,从未公开出现过!这是否说明,哪怕在序列1里,阿蒙也是位居前列的存在?难怪叫“渎神者”……两三句话之间,伦纳德愈发认识到了那个叫做阿蒙的天使有多么可怕。

    立于信报箱前的他想法浮沉,忽然有了个主意,忙低声说道:

    “既然阿蒙被诸神如此重视,那我们是否可以想办法将祂出现于贝克兰德的事情告知教会……”

    在伦纳德看来,诞生于更早纪元,覆盖了整个第四纪的黑夜和风暴两大教会,应该有对抗天使的丰富经验,是处理阿蒙的最好“人选”。

    他的脑海内,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呵了一声道:

    “没用的,这甚至可能就是阿蒙想要达到的目的。

    “对祂来说,损失掉一个分身,只是浪费了点力量,根本不会遭受实质伤害,而祂正好可以借助分身的死亡遭遇,看见命运的对应变化,从而找到扰动或者说‘浪花’产生的源头,虽然这不能直接锁定你和我,但却可以极大地缩小范围,为祂本体的致命一击创造条件。

    “而且,你不会以为阿蒙只有一个分身在贝克兰德吧?

    “根据祂的习惯和风格,毫不掩饰自身存在的或许只有一个,但实际上,围绕着这个‘灯塔’还有几个,十几个,甚至上百个分身。

    “当我们试图除去那个显眼家伙时,很可能就被几个,十几个,上百个阿蒙从不同的角度围观了,祂能够是路过的行人、屋顶的鸟类、地面的蚂蚁,也能够是木头里的虫子、空气中的微小生物,不到半神,就算被祂的分身侵入了体内,也不会有任何察觉……”

    听着老头的详细描述,伦纳德背脊渐渐发凉,突然有种周围的空气里潜伏着无数阿蒙的感觉。

    “害怕了?”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呵呵笑道,“如果你知道阿蒙还能没有一点异常地窃取走你的命运,你会更加害怕。”

    “什么叫窃取走命运?”伦纳德又警惕又疑惑地问道。

    帕列斯那苍老的嗓音叹息道:

    “祂会跟着你回家,然后,你就发现,你的父母将祂当成了儿子,你的妻子将祂当成了丈夫,你的孩子将祂当成了父亲,你的朋友,你认识的所有人,都认为祂是你,而你成为了‘无运者’,与现实世界的一切失去关联,一点点死去。”

    “……这种窃取会永久有效吗?”伦纳德忍不住吸了口气。

    帕列斯.索罗亚斯德嘿了一声:

    “小偷被抓住前,会主动归还窃取到的物品吗?

    “除非,祂已经玩够了。”

    伦纳德一下沉默,只觉阿蒙这种层次的敌人已经不是能不能对抗可以形容,而是能不能想象。

    过了几秒,他难掩低哑地问道:

    “那我们该怎么做?”

    他没再主动地给出自己的想法,因为那大概率不符合实际。

    帕列斯.索罗亚斯德默然一阵道:

    “再看一看。”

    …………

    “勇敢者”酒吧内。

    马里奇已按照约定,等待于三号桌球室内。

    既然夏洛克.莫里亚蒂已答应了帮忙,那面对面地讨论行动细节,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这仅靠书信的来往,是无法说清楚的。

    咕噜喝了口啤酒,马里奇抬手梳了下头发,苍白的脸庞没有一点血色,隐约透出的癫狂比以往淡化了不少。

    就在这时,他心中一动,抬眼望向侧面,看见一道戴礼帽穿正装的身影飞快勾勒了出来,正是夏洛克.莫里亚蒂。

    传送?马里奇心头一凛,目光一缩,本能就提高了戒备。

    这不是不相信夏洛克.莫里亚蒂,而是一个生物面对食物链更顶端的存在时,自然会有的反应。

    与此同时,他眼角余光瞄到,高脚凳上浮现出了莎伦宛若人偶的身影。

    克莱恩按了下帽子,对着两人行了一礼,转而笑道:

    “我最在意的是,你们究竟掌握了多少情报?

    “情报越充分,成功的概率越高,危险越低。

    “很简单一个例子,你们能确认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没有任何问题吗?能确认它在哪具棺材内吗?如果可以,我抢在守卫反应过来前,直接‘传送’过去,带着它到灵界‘旅行’,问题就解决了。”

    马里奇刚要回想,就听见莎伦嗓音平缓地说道:

    “可以确定在哪具棺材,不能确认有没有问题。”

    克莱恩点了点头,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除了这个,你们还知道什么?”

    莎伦蔚蓝眼睛微动道:

    “可能是玫瑰学派的陷阱,也可能是鲁恩军方的陷阱。”

    之前没说第二个猜测啊……也是,对方没确定合作的情况下,换做我也不会透露太多……克莱恩若有所思地针对后面那点反问道:

    “为玫瑰学派准备的陷阱?”

    这次回答的是马里奇,他详细说道:

    “在古代高地王国,制作木乃伊是一种为尊贵者准备的习俗,非常神圣,而法老的木乃伊更是不容亵渎的事物,当初,鲁恩、因蒂斯和费内波特联军攻陷这个国家前,法老的子孙们已转移了最重要的那批木乃伊,其中就包括历代法老的遗骸。

    “这一次,高地反抗军一个秘密基地被攻破,鲁恩士兵在最底层找到了图坦卡蒙二世木乃伊,准备将它送至贝克兰德,交给军方的未知机构研究。

    “对法老的后裔们来说,这是最大的侮辱,他们有足够的动机抢回图坦卡蒙二世木乃伊,而这些后裔里面,有一位叫做麦哈姆斯的半神,他既是反抗军的主要首领之一,也是玫瑰学派的重要成员,是‘神孽’斯厄阿的学生。”

    克莱恩微微点头道:

    “也就是说,图坦卡蒙二世木乃伊有可能是鲁恩军方钓麦哈姆斯的诱饵,当然,不排除玫瑰学派为清除你们故意牺牲一具法老遗骸的可能。”

    他本来想说,你们一个序列6,一个序列5,似乎没必要让玫瑰学派做到这种程度,可想到目前主导玫瑰学派的是“放纵系”,在报复的欲望上不会有任何克制,又觉得不能以正常人的想法来做确定。

    而且莎伦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