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巨子令(第1/1页)映照万界

    马蹄的声音连成一片,又快又急,集市上的老秦人快速的散开,那位趴在马背上,全身鲜血的兵士,目光略微有些复杂。

    “还有哪里在进行大战吗?”

    “六国余孽又一次出手?”

    “建功立业的机会又来了,我的侄子还差两个头颅才能够升一级爵位呢。”

    ……

    老秦人都已经看出,马背上的那位兵士已经死去,战马之所以能够回来,是训练有数的原因,它早已熟悉了这段路程,老马识途。

    老秦人的脸上有一丝悲伤,但更多的是狂热。

    战争带给他们的是爵位的提升,是地位的提高,每一位老秦人都渴望战斗,马革裹尸不打紧,反正有军法官会记下他的战功,所有的奖赏都会到他的血脉身上,以秦国的军法,没有人敢冒功。

    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在战场上奋勇杀敌,战杀足够多的敌人,收获足够多的人头。

    现在陈胜吴广虽没有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秦国武安君白起的事情激励着无数的人,一位又一位黔首封王拜相,随时刺激着这群人的神经。

    战争不会给他们带来恐惧,更多的是兴奋和希望。

    吱哑!

    厚重的城门一层一层的打开,从边关残月谷送来的战报一步一步地送入皇宫,呈到那位至高无上的主宰面前。

    沾满鲜血的战报没有让这位前所未有的帝王动容,但上面的消息却让他愤怒。

    “混账!”

    战报被始皇帝丢出去,咕噜咕噜的在地上滚出去很远,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始皇帝的愤怒,感觉到了这位人间主宰的威严。

    一群人噤若寒蝉,小心谨慎,到了极点,生怕触怒这位建历了前所未有功绩的皇者。

    “三百秦兵全部死去,用他们鲜血写成的挑衅字眼依然在残月谷,这是对秦国的挑衅,我需要见到墨家所有的头颅。”

    “三百秦兵不行,那就三千,三万,三十万,我老秦人渴望功绩已经很久了。”

    嬴政愤怒的声音在宫殿之中回荡,李斯左右看了一眼,见所有人都低着头,一副鹌鹑的模样,嘴角不由浮现出一丝微不可见的笑容,主动走出官员的行列,躬身向嬴政建议。

    “陛下,魏武卒天下无敌,但现在魏国所有的王公贵族都已经在咸阳,楚国何等强大,李信将军带领的二十万军队都在楚国折戟沉沙。”

    “而今楚国国都何在?已经成为了我秦国的一个郡县,现在一群苟延残喘的六国贵族,一些鸡鸣狗盗的门客还在这片大地上做一些跳梁小丑所做的勾当,陛下又何须太过于愤怒。”

    嬴政听到李斯侧面的夸赞,愤怒渐渐平息,锐利因为一般的目光落在李斯的身上,威严的声音响起。

    “相国有何建议?”

    李斯恭敬的朝嬴政行了一礼,不卑不亢,尽显文人的风范,胸中早已有了腹稿:“军队攻城拔寨,隳名城,杀豪杰,无所而不利,但对于这些游侠一般的人物,反而有力不逮。”

    “残月谷出手的痕迹经专门的人物查看,的确有墨家机关的痕迹,但更多的伤口是出自于剑伤……”

    说到这里,李斯顿了一下,知道接下来的话语会让人始皇帝很不开心,但他还是说了下去。

    “经过专人的比对,秦军将士身上的伤口多位渊虹所留下,据臣判断,应该是盖聂出手。”

    高坐在王座上的那位皇者沉默了,始皇帝一生最为讨厌背叛,作为立下了前所未有功绩的皇者,他最不能够容忍的就是背叛。

    “你的想法……”

    和始皇帝相伴多年的李斯已经听到了隐藏在话语之中的愤怒,不敢再卖关子,快速道:“对付六国贵族,最好的就是六国贵族,他们之间彼此同样有着很深的仇恨,与墨家祖师当年争锋失败的公输家,如果你有着极大仇恨,师出一门的卫庄……”

    “一切就由你去处理!”

    …………

    远在残月谷的唐玄明并不知道远在咸阳的皇都之中发生的一切,但是他和墨家巨子都有所预料。

    他们所做的一切必然会引来秦国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

    “不去管盖聂吗?”

    墨家巨子站在唐玄明的身边,对于这个神秘莫测的神使依然有所敬畏。

    唐玄明点点头又摇摇头,让墨家巨子疑惑。

    “秦国的攻击马上就会到来,盖聂并不会多么轻松,从他的表现来看,他已经叛了秦国,而我所知,嬴政最不喜欢的就是背叛,杀戮随时都会到来。”

    说到这里,唐玄明回过头来,望着墨家巨子,这个中年男人,却略显阴霾,心里仿佛背负了无数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将他压垮。

    “你去墨家机关城吧,那里的一切需要你去处理,诸子百家之中其他的绝顶人物也需要你的号召才会聚集在一起,你去那里主持一切吧。”

    “神使大人您呢?”

    “我……”

    唐玄明望着盖聂远去的方向,露出一丝莫名的神色,道:“我要去看一看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剑客的剑到底有多快!”

    “这……”

    班大师和墨家巨子面面相觑,但神明的威严让他们不敢提出建议。

    犹豫了一下,墨家钜子拿出一块木制的令牌,递给唐玄明,道:“这是墨家的巨子令,拥有这块令牌如同墨家巨子,可以号令所有的墨家子弟,神使要在人间行走,墨家可以尽绵薄之力。”

    唐玄明深深的望了墨家巨子一眼,没有拒绝,接过了那块象征着没加至高权力的巨子令。

    朝唐学民恭敬的行了一礼,墨家当代巨子和班大师一起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之中。

    独留唐玄明一人看着那刻着一个墨字的巨子令。

    “巨子令……嘿!”

    寻秦记中项少龙得到墨家的巨子令,内部包含了墨家的三大剑法和墨家的兵法,这一个墨家巨子令内部又藏着什么?

    唐玄明仔细挲摩巨子令上面的那个墨字,回想墨家钜子交给他令牌时那特殊的神情,越发的感觉这个令牌有些特殊。

    按着上面的突起,察觉似乎有细小的移动,精神不由一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