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追击(第1/1页)映照万界

    八天的相处,唐玄明已经肯定了盖聂的为人,与这个时代的大部分人物一样,盖聂重诺轻利,并不会随意的图谋他人的物品。

    这是这个时代的美好品德,也只能够在这个时代闪烁。

    随着文明的发展,注定会消失。

    在唐玄明所处的时代,重诺轻利只会饿死,坚持只会被很多人称为——傻逼,不会骗人,简直不好意思出门。

    但现在唐玄明却爱死了秦朝时的这种文化,正是这种独特的传承让他敢把墨家巨子令之中一看就极其重要的帛卷拿出来,询问盖聂。

    “墨家剑法,还有他们一门内功心法……你从哪里得到的?”

    盖聂眉头皱起,仅仅是粗略的看一眼他都能够分辨出这门内功心法的强大,上面记载的剑法同样绝顶,可以说这时候能够和鬼谷传承媲美的顶尖绝学,轻易的不会外显。

    既然已经把帛卷拿了出来,唐玄明就没打算隐藏,从胸前把巨子令拿了出来,道:“从这个里面拿出来的。”

    盖聂大是惊讶,嘴唇动了动,似乎有很多想说的,但到了嘴边,很多话又消失了。

    当年墨家领军人物传言被卫庄斩杀,卫庄就是因此名传天下,成为韩国最为顶尖的人物。

    卫庄和盖聂虽然生死相向,水火不容,但在外人眼中,他们同是出自鬼谷门派,实际上是师兄弟。

    很多话,盖聂就不好多说了,最后只是讶然道:“原来你是墨家新一代的巨子。”

    唐玄明不知该如何解答,墨家名义上可能把他当做了巨子,但没有相应的实力和把握他是不敢承认的。

    凭借一个虚无缥缈的神吗?或许在他刚刚降临的时候露的那一手会让墨家巨子和班大师震骇,但想要一直保持那样的威慑力,无疑是做梦。

    一旦出了差错,就是死亡的到来。

    “这也是当初我选择在墨家这边降临的原因啊。”

    唐玄明心里叹息一声,在那些时日,他收到的祈祷可不止一次,其中最为辉煌的一次是这个时代的王者秦始皇的一次祈祷。

    公元前二一九年,秦始皇在泰山举行封禅大典,若是能够在那样的时刻降临,绝对能够取信秦始皇,继而横扫天下。

    但权衡利弊之后,唐玄明否认了这个选择。

    一是秦始皇的时间还有一段,而在蛮荒部落,已经没有时间给唐玄明挥霍,让他继续犹豫下去了。

    在最为原始的时代,以貔族部落的能力是不可能养一个闲人的。

    再呆下去,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而且他的良心也会过不去。

    二则是唐玄明没有信心忽悠秦始皇,秦国一统天下,威能天下无双,能人志士不知凡几,阴阳家在秦国得到了尊崇的地位。

    他们的名号是后世神话之中的,想到阴阳家的领军人物东皇太一,唐玄明的一颗心就直直的往下掉。

    大司命少司命美貌如花,可是杀起人来也不会手软的。

    以他一个凡人的身份,即使如愿以偿的忽悠到了秦始皇,无数奇能异士使出的阴暗手段都能够让唐玄明死无葬身之地。

    以阴阳家的手段,下毒之类的方法轻易的就能夺走一个人的性命,更不要说他们那种神出鬼没的咒印。

    想要弄死唐玄明简直不要太简单,要是以为来自于后世,拥有超出这个时代的知识,就自以为高人一等,时代会教你做人。

    盖聂把唐玄明的沉默当做了默认,沉吟了一会儿,他没有继续追问,而是给唐玄明讲解起了帛卷上的内容。

    帛卷明显是只有墨家巨子才能够修行的墨家绝顶剑法和相应的内功心法。

    “……墨家的剑法没有像他们的学说一样善守不善攻,杀戮之气沉重,有点出乎意料,却也在情理之中。”

    盖聂仔细的给唐玄明讲解,对于唐玄明不识字,最初盖是不敢相信的,但后来发现唐玄明是真的不认识,他也就没有办法。

    只能一点点的教起,有着后世简体字的学习,加上经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洗礼,学习这样与汉字一脉相承的文字还是很简单的。

    只是平和的日子终究很快会过去,跋涉之中,秦国的追兵终于到来。

    离开残月谷的第九天,三人迎来了敌人,不是纵横天下无敌的秦兵,而是一个身高超过两米,全身都是雄壮的肌肉,手上脚上都有枷锁,躯体上更是缠绕一条粗大的铁链。

    血色的纹路在他的体表勾勒出一道道痕迹,加上那粗壮的锁链,和他那雄健的威武的身体形成了一个对比,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唐玄明一度以为又回到了蛮族部落之中,见到了那一群狂野彪悍的族人,可惜,他不是在貔族部落之中,而是在逃亡的途中。

    面前的巨人对他可一点都不友好。

    咚!咚!咚!

    大地都在颤抖,那位巨汉一看到盖聂,就疯狂的朝盖聂扑击,唐玄明色变,反而是毛头小子天明无所畏惧,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哪来的大狗熊?”

    盖聂面色不变,淡淡的说了一句看好了。

    而后这位绝顶剑客就出手了,渊虹闪烁着寒光,展现出天下名剑排行榜第二渊虹的风采。

    那看上去比熊还要强壮的男人眼睛在瞪得很大,右眼上方血红色的纹路都跳动,显得他的脸色越发的凶恶。

    这个时候他没有功夫去考虑那么多,只有一柄剑在他的眼中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比寻常人大腿还要粗壮的胳膊只来得及抬到一半就无力的掉下。

    那边让无数人垂涎的绝世名剑划过他的喉咙,带走了他所有的力气。

    “咯……咯……”

    他的嘴里艰难地发出声音,却模糊不清,胸口像风箱一样剧烈的抽动,可是没有一丝空气进入他的体内,全都从他喉咙处的破口中流出。

    盖聂在出了一剑之后目光就已经从他的身上挪开,盯着一只在树梢的小鸟。

    那只彩色的鸟儿也歪着眼睛打量盖聂,尤其是盯着盖聂手中的那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