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项氏一族(第1/1页)映照万界

    没等盖聂出手,久经训练,对于杀机感觉极为敏锐的鸟儿已经扑闪着翅膀离开,原地只留下一根羽毛。

    天空是人类的禁区,即便如盖聂这样的绝顶高手也不例外。

    他只能够望着那只鸟儿远去,而后扭头对唐玄明道:“接下来不会轻松了,也有足够的人让你练剑了。”

    唐玄明了然的点了点头,既有兴奋也有恐惧,只有一边的天明还懵懵懂懂,呆头呆脑的询问道:“唐大哥不是每天都在练剑吗?还要怎么练剑啊?”

    “光练可没用,没有经过杀戮的洗礼永远只是绣花枕头。”

    盖聂的目光如同剑锋一样,望着天空,思绪飘飞,想起了他曾经练剑的场景。

    记忆最深的是一双双无神的双眼,还有那如同涂了颜料一般的大地。

    “鬼谷!”

    他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只有他自己听得到。

    ……

    “有村庄唉!我想好好吃一顿,天天烤肉都快吃吐了。”

    天明总是一群人中的乐天派,无论何时他都是无忧无虑,乐观向上的,忧愁好像在他身上从来都看不到。

    唐玄明充满风霜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天天在外没有调味料的日子饥饿的时候可以忽略,一旦可以有更好的条件,就变得难以忍受了。

    “一定要买到一口铁锅,天天吃烤肉,没有热水,没有汤的日子简直让人想死。”

    这些时日以来唐玄明又经瘦了一圈,但并不显得瘦弱,反而越发的精壮。

    暴露在外的胳膊肌肉条理分明,虽然并不像盖聂杀死的那壮汉那么恐怖,但已经有了一定的轮廓,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游侠。

    “什么人?放下你的兵器。”

    还没有真正的走进村庄,一柄长戟就伸了出来,青铜打造的兵器并不多么锋利,但威胁之意已经展露了出来。

    “不是秦军!”

    唐玄明定了定神,看到那位并没有穿着甲衣,心头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可不希望被成千上万的秦国军队围住,盖聂有可能杀出去,他决然没有幸存下来的道理。

    “我们不是秦军,只是一群游侠,不满秦国的暴政,杀了几个秦兵从那里逃了出来。”

    唐玄明的嘴角抽了抽,腰间佩剑的盖聂看上去的确是一副游侠打扮,而且也真的是杀了一对秦兵反出秦国。

    字面意思上来看,盖聂根本没撒谎。

    “就是秦兵杀得有点多。”

    但唐玄明也很快反应过来了,面前的这个村庄绝对不是老秦人。

    隳名城,杀豪杰,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

    这是贾谊过秦论中描述的始皇帝的伟业,唐玄明还曾经学过。

    现在真正的降临这个时代才能够有更深的感触,秦国普通的民众是没有资格拥有兵器的,能够拥有兵器的只有六国叛逆。

    只有那一群不服从始皇帝管教的人物才会如此。

    “如此看来,面前的村庄很有可能是六国贵族带着他们曾经的奴仆在这里居住。”

    唐玄明很快就确定了面前村庄的性质,以往过惯了散漫生活的六国贵族根本不可能习惯秦国的律法,光是一条不能喝酒的秦律都能够把他们逼疯。

    更不要说对于人群流动的管控,去到哪里都需要验传(注1),没有的话,任何人都有资格把斩杀。

    当年的商鞅就是因为没有验传,找不到客栈收留,被秦国的贵族抓住,五马分尸。

    盖聂已经表达出了他的善意,村庄却没有快速的放松,眼尖的唐玄明看到一个村民快速的消失在村前,应该是向村中有地位的人禀报。

    三人之中只有天明气愤,不满的嘀咕道:“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我们又不偷他的鸡?”

    虽然抱怨,但看两个大人都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他那大而明亮的眼睛就去观察村庄去了。

    当看到村中一个他差不多年纪,大摇大摆走出来的少年时,眼前不由一亮,熊孩子总是互相吸引的,在他们最为贪玩的时期,同龄人总是玩不尽的乐趣。

    唐玄明同样看到了那个少年,他关注的点和天明完全不同,即便观察这个时代很少,他也能够看出从村庄中走出来的那个少年一身华贵的衣服,头发梳得很好,看不到丝毫的污垢,躯体挺拔,脸色红润。

    别看这些特点在后是任何一个人身上都能够看到,但在这个时代,连肚子都填不饱。

    想要衣着整齐,头发干净整洁,脸色红润,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必须是世家子弟。

    天天在地里刨食的农民可没有打扮的机会,想要有一身完整的衣服都困难,更不要说更高的追求了。

    “你们真的杀过秦兵。”

    那位少年大大咧咧的走到盖聂的身前站定,看似没有心机,但却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并没有太过于靠近,唐玄明等人突然发难他也有反应的时间。

    “真是一个傲气的家伙,就是选错了显摆的对象。”

    唐玄明心头暗笑,面前的那个少年一举一动,虽然略显粗豪,但看得出还是有一定的礼仪,不是完全的莽汉子。

    身边一群拿刀带剑的“村民”站在他的身后,如同后世电视剧中常常看到的纨绔子弟,一般人站在他面前还是有很大压力的。

    盖聂不在此列,三百秦兵站在他面前,他都不会变一下脸色,更不要说面前的一群山野村夫。

    能够看出面前这一群人都练习过武艺,尤其是那个看上去身材健壮的少年,应该是一个顶级世家出身。

    但现在,随着始皇帝统一天下,最不值钱的就是这些世家贵族了。

    破落的世家到处都是,面前这个也不多么奇怪。

    “既然是反秦义士,那就到进村来吧,项氏一族粗茶淡饭还是供的起的。”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唐玄明循声望去,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穿着一身蓝色长袍,在一群持枪带棒的壮汉之中,很是显眼。

    他的气质略显文弱,明显是长于出谋划策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