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恶战(第1/1页)映照万界

    唐玄明秒懂,手挲摩着从项梁那里问来的青铜剑,问道:“秦国的追兵来了吗?”

    “吃饭,等着练剑。”

    盖聂没有回答,转身去往篝火所在的区域,浓郁的烤肉香气已经在飘散,粟米飘香,让人口水直流。

    唐玄明眼神略带憧憬,同时也隐藏着焦灼和不安,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墨家心法之中的呼吸吐纳在体内运转一遍就已经恢复平静,眼神变得波澜不惊。

    每日枯燥乏味的练剑虽然让他有点难受,但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知道,任何成功都需要艰苦卓绝的努力,因此可以遏制心头的种种想法,专心练剑。

    但作为一个内心有着武侠梦想的人,掌握了内功心法和传说中顶尖的剑法之后,不可避免的想要施展。

    和项家的奴仆练剑是一个不错的方法,项羽就一直这么做。

    可是项梁和唐玄明无亲无故,项梁为什么要让他们自家的奴仆和唐玄明练习剑法?

    要知道,这个时代无论是什么样的武艺练起来都很容易受伤,更不要说是兵器了。

    无论是盖聂的剑法还是墨家的剑法杀戮气息都过于重了,是一等一的杀人剑法,即便用的是木剑都很有可能杀人,项梁不可能用项家的奴仆给唐玄明练剑。

    唐玄明也不可能用项家的奴仆祭剑,他自己不允许,盖聂也不会认同。

    而现在机会来了。

    往日里,一到吃饭,唐玄明总是最活泼的,他和项羽两人都是一道景观。

    两人的饭量都能让一般人目瞪口呆,但现在唐玄明确有些心神不属,六识敏锐的他已经从夜色之中察觉到了点点的危机,手不由自主的按在腰间的青铜剑上,隐约有汗水渗出。

    一旁的盖聂平静的吃着食物,项家的众多奴仆和兵士举止同样随意,但兵器都已经放在身边,皮甲已经在穿着,整个动作有条不紊。

    往日里喧嚣的营地显得有些沉默,有种肃杀的氛围在凝聚。

    能够跟随项梁项羽等人一直走下去的兵士没有一个是寻常人,要是让他们和盖聂卫庄这种天下出名的侠客大战,毫无疑问,他们没有丝毫的胜算。

    但若是在战场之上,凝结成为军阵,数量超过万人,那就只有同层次的军队能够和他们媲美,再多的游侠都没有办法真正的抵挡攻击。

    严苛的纪律是他们战斗力的保证,相比于散乱的游侠,他们天然就知道合作。

    隐隐约约,三五人一小队,有人持长矛,有人持盾牌,还有人手拿驽箭,形成了一个有攻击有防御的小队。

    晚餐就在这样沉默的氛围中结束,项梁豪迈的大笑充满整个营地,这位大将的后人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压力。

    黑暗之中隐隐约约的黑影越发的多了,天色越发的漆黑,加上一些朦胧的雾气,即便有着火堆的照明,能见度依然不超过两米。

    “嗷呜!”

    凄厉的狼嚎之声传出去很远,像是发动了攻击的号角。

    “扑哧!”

    一双幽绿的眸子突然出现在唐玄明的面前,幽暗的眸子充满了残忍暴虐,野兽凶狠的扑击充满杀意,锁定了唐玄明的喉咙,要是接不下这轮扑击,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危机状况之下,唐玄明面前的一切似乎都变慢起来,手中的青铜剑似乎成为了他的胳膊,瞬间捅在了那头恶狼的腹部。

    “嗷呜!”

    锋锐的青铜剑配合野狼的扑击力,在它的腹部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肠子内脏流了一地,让这头野狼发出一声哀鸣。

    但是让人恐惧的是,这头凶恶的野狼似乎没有感觉到腹部的重创,依然疯狂的向前扑击,死也要在唐玄明的身上咬一口。

    猝不及防之下,唐玄明只来得及将左手挡在面前,被那头恶狼狠狠地咬了一口。

    好在重创之余,这头凶恶的野狼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只是在唐玄明的左手上留下了几个血洞,并没有真正的伤到他的骨头。

    以正常野狼的咬合力,凶猛的一击之下甚至能够咬穿骨头。

    砰!

    来不及平复内心的慌乱,又是一头野狼无声无息的从唐玄明的背后扑来,修行内功之后,六识敏锐的他反身就是一脚,将那头畜牲踢飞老远。

    这种长期在野外生存的野兽肉身坚韧远超唐玄明的想象,那头畜牲只是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又快速的爬了起来,幽绿的眸子盯着唐玄明,充满了嗜血暴虐,似乎在看着一道大餐。

    唐玄明步步后退,青铜剑被他握的很紧,幽暗的阴影之中,不知何时又有几道幽绿的目光盯着他,嗜血残酷。

    “呼……哈……”

    他挥舞手中的青铜剑,口中发出威胁一般的声音,还在滴血的青铜剑成功让那幽影停住脚步,但这样挑衅一般的动作也让这群野兽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咆哮,随时都有可能攻击。

    群狼环伺之下,唐玄明步步靠近马车,等到他的背抵住了马车那沉重的木条心中才有一丝安全感。

    练习剑法不久的他不可能承受腹背受敌,人类的视野可不是360度无死角,他必须背靠坚固的防御才能够放心的施展他的剑法。

    营地之中,项家众人的呼喝之声不时的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不绝于耳。

    偶尔有人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但很快就消弥在黑暗之中,取而代之的是血肉的撕扯之声,还有骨骼被咬碎的声音。

    这些饿狼也不知道饿了多久,幽绿的目光全是饥饿和嗜血,而黑夜之中也不知道到底隐藏了多少这样的畜牲。

    “噗!”

    沉闷的重物落地的声音响起,与之同时的还有一捧温热的鲜血喷在唐玄明的脸上,充满了腥臭。

    在马车边缘又躺了一具野狼的尸体,但是让唐玄明觉得毛骨悚然的是,这具尸体都很快的被黑暗之中的一团又一团的撕碎,吞入腹中。

    围住他们的已经不像是一群野兽,更像是一群疯子。

    火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扑灭,配合朦胧的雾气,所有人都陷入黑暗之中。

    唐玄明面前,三双幽绿的眸子盯着他,嗜血之意展露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