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暗战(第1/1页)映照万界

    “砰!”

    沉重的拳头砸砸在野狼的头部,成功击退了野狼的攻击,但是唐玄明的左手同样剧痛,那一拳好像打在坚固的岩石上面,唐玄明感觉左手似乎骨折了。

    和野狼的对峙已经超过了半刻,脚下躺着的两具野狼的尸体算得上是唐玄明练剑的成果,要是搁在以前,他被狼分尸了都反应不过来。

    而现在他却可以沉着冷静的面对,只是他的处境已经有些不妙,左手小臂上面几个血洞潺潺的滴血,持续的带给他疼痛,并且让他面前的野兽疯狂,一双双眸子似乎带上了血红色。

    原本肾上腺素飙升,痛苦和疲惫似乎都消失,但长时间的对峙之后,兴奋开始变为疲惫,消失的痛苦重新席卷而来,而且变得越发的猛烈,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是在煎熬。

    四肢百骸仿佛的呻吟,左手已经有点抬不起来,一直的失血让左手变得苍白,加上几次挥拳击退恶狼的攻击,上面的痛苦进一步的加倍,已经难以继续攻击。

    而黑夜似乎进一步加重了人的恐惧,寒冷的黑夜中,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是阎王的夺命使者,让唐玄明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精神紧绷。

    手心的汗水不可抑制地涌出,顺着青铜剑剑柄的纹路缓缓的流动,并没有影响到挥剑,多年的战争早已让铸剑师熟悉人类的本能。

    只是体内快速流出的汗水却会带走体力,让唐玄明难以长久的维持这个对峙状态。

    生与死之间的危机,让他不得不选择主动出击。

    面前闪烁不定的眸子只剩下了两双,他并不是没有出击的机会。

    “呼!”

    运行了无数次,已经渐渐成为本能的呼吸吐纳之法再一次运行,体内渐渐散去的力量似乎又一次凝聚,痛苦似已经消失。

    一双眸子变得锐利起来,盯着面前两团不断变换的幽影,脚趾一收一缩,大腿上面的肌肉膨胀,然后绽放。

    一米的距离瞬间被跨过,青铜仙剑因为挥动太快,带起呼呼的风声。

    幽绿的眸子快速的闪动,那与黑夜融为一体的身影也显现了出来,它没有选择后退,而是疯狂的扑了上来。

    如此近的距离,腥臭的呼吸唐玄明都能够闻到,他还看到了暴露在外的獠牙和连接上下颚的口水线。

    “死来!”

    “呜呜!”

    青铜剑从从脖子下方捅了进去,剑尖甚至从从狼的脊背上透出,这是一击凶狠的绝杀。

    带着温热的狼血浇了唐玄明满头满脸,巨大的獠牙就贴在他的脸上,全力一击抽干了唐玄明所有的力气,被那头野狼扑击力带翻,在地上打了个滚,恰好躲过了另一头野狼扑击。

    那头凶狠的畜牲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从马车的另一边站了起来,幽绿的眸子似乎染上了沁入了一丝血液。

    砰!

    唐玄明随手拨开压在他身上的野狼尸体,同样用凶狠的目光盯着面前的那头野狼,他眼神似乎染上了狼的凶性,嗜血而又残暴,里面全是血丝。

    “呜呜!”

    面前那头畜牲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威胁,却在唐玄明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缓缓后退,退到一个安全距离之后,迅速的掉头,奔入茫茫的夜色之中。

    “呼!”

    唐玄明重重的吐出一口气,整个人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近乎虚脱。

    这是他才发现全身都被汗水浸透,胳膊沉重的像是灌了铅,完全抬不起来。

    要是有人在他面前,就能够发现,他的面色极其苍白,面容憔悴,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都随着野狼的离去而消失。

    砰!

    也就是他精神刚刚放松的一瞬间,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异响,野狼身上那股独特的腥臭味涌入鼻孔之中,唐玄明在那一瞬间头皮都好像炸开了。

    “它没走,这畜牲……”

    快速的朝前冲了两步,给自己争得一丝喘息的时间之后,唐玄明才转身,沉腰立马,后腿蹬地,扭腰送跨,轰的一拳打了出去。

    正和那长毛畜生碰到了一块,那畜牲整个扑击在空中,两只爪子高高悬起,狭长的狼嘴前深。

    要是唐玄明刚刚没有往前冲,直接回头,脖子就正好会送到那头野狼的嘴里。

    砰!

    沉重的拳头砸在野狼的脖子下方,厚重的皮毛缓解了大部分的力量,野狼虽然被砸飞,但只是在地上摇了摇头,依然精神抖擞,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反而是唐玄明,虽然刚刚应变很快,但在转身的过程中背上依然被那狼爪划了一下,粗布衣服没有办法挡住锋锐的狼爪,在他背后留下了两道狼爪印。

    好在经过粗布衣服的缓冲,入肉并不深,但鲜血依然很快的渗了出来,染红了他背上的衣衫。

    唐玄明的背后,那头之前似乎被他威势吓到的野狼悄无声息的走了回来,鼻孔在空气中嗅了嗅,幽绿色的眸子越发的残暴。

    “这畜牲差点把我耍了,够聪明的!”

    唐玄明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再一次受伤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性,他一脚踩在那头已经死去的野狼身上,把那柄青铜剑缓慢的拔出来。

    刚才形势太过于危机,没时间让他拔剑。

    崩!

    金属崩裂的声音让唐玄明瞳孔收缩,他只感觉手中一轻,青铜剑只剩下了半截,还有半截断在了那头野狼的躯体内。

    粗糙打造的青铜剑终究不是天下第二名剑渊虹,连续几番征战已经让它达到了强弩之末,直接崩碎了一截。

    两头畜生似乎感觉到了唐玄明的窘迫,一前一后的逼近过来,前后夹击之下没有利爪,没有兵器的唐玄明陷入了十分危险的地步。

    “来吧,大爷倒是要看看你们有几斤几两。”

    全身的毛发在危机的刺激之下似乎都立了起来,生死危机之下唐玄明处变不惊,半截青铜剑被他反手持在手中,当做匕首。

    趁着和围没有完成,他主动扑了上去,瞬间就和前面的野狼来了一次交锋。

    唐玄明的胸腹之间多了一道爪印,而那头和他对峙的野狼发出一声悲哀的呜咽,重重的倒了下去。

    残缺的青铜剑从它的眼眶之中插入脑海,眼看不活了。

    看着最后那个活着的野狼,唐玄明嘴角露出一个残酷嗜血的笑容。

    “嗷呜!”

    狼王的啸声在黑夜之中传出去很远,原本准备扑街的野狼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远去。

    你好再见见说

    emmm,感谢凌凡尘的打赏,么么哒~(^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