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墨家机关城(第1/1页)映照万界

    “到了!”

    不知是谁发出惊喜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之中的唐玄明。

    他不由抬头朝前望去,看到一个大约十几岁小女孩正在和项梁等人交谈。

    那女孩不过十几岁大小,却已经能够看出她的花容月貌,乌黑秀丽的头发,如同牛奶一般光滑的皮肤,还有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一举一动都勾人心弦。

    偏偏她纯净如同一朵莲花,一举一动不带丝毫魅惑,反而有一种高雅,明显从小就受到了极其优良的教育。

    “月儿姑娘……”

    项家一群人都熟悉的打着招呼,那些伤员更是一个个露出笑容。

    在这里他们能够得到救治,墨家医术最高明的人物之一,原本燕国王族的顶尖御医端木蓉就在这里,他们所有人受的苦难都可以快速的恢复。

    唐玄明面色平淡,没有多少波动,对于绝定的医术,他并没有什么好奇的。

    且不说这个世界的最为顶尖的医术拿到蛮荒世界不一定有用,光是学习效率就足以让他崩溃。

    他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提升医术,而是努力的提升实力,这才是他活下来的根本。

    若是他真正的能够成为墨家巨子,拥有的好处无穷无尽,现在隐居在这里的端木蓉同样会尽心尽力的为墨家巨子医治伤势。

    客套一番之后,一群人划船走入了如同镜面一般的湖泊,这里如同世外桃源一般,风景如画。

    是隐居的好地方,但对于这一群坚毅的武者来说,这里并不是什么久留之地。

    他们把重伤员留下来,所有轻伤的,能够行走的人物快速的离开,没有在这里久留。

    盖聂带着天明神秘的失踪了一会儿,但很快,这位绝顶的剑客又再次回归,眼底深处隐隐有着一丝疲惫。

    懵懵懂懂,天真无邪的天明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但唐玄明却已经知道,盖聂的求医之旅失败了。

    天明体内的阴阳咒印以端木蓉的医术没有办法化解,盖聂终究要带着天明去寻找曾年点播他的那位道家高人,去解开这已经失传了近百年的阴阳咒印。

    “把盖聂和端木蓉的恋情也打断了,这对官配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够走到一起?”

    唐玄明心中叹息,有盖聂这位注重承诺的天下第一剑客,他根本不担心天明的生死。

    即便不是按原先的历史走过,天明体内的阴阳咒印终究也会解除,反而是盖聂和端木蓉这一次错过,可能就是真正的错过了。

    “可惜了一对官配。”

    回头望了一眼镜湖的中心,那小岛依然孤零零的呆在那里,美轮美奂令人向往。

    但项梁、项羽或者是范增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留念,在他们心中,复国大于一切,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盖聂这位还没有动过情的人物,只知道追求剑道的无双人物更不会有多少留恋,他现在的心思全都在天明身上。

    也只有知道众多情况的唐玄明会回头凝望那个地方。

    等到一行人渐行渐远,唐玄明终于回过头来,等待着前往真正的墨家机关城。

    世人眼中唯一的一块净土,这片天地间最后的一块不需要遵守秦国律法的所在。

    “失败了这么多次,公输家应该也出山了吧?”

    唐玄明盯着不断泛起波纹的湖面,心头有着无尽的涟漪。

    秦国的风云就如同这片湖面,涟漪一点点的扩散,最后是形成滔天巨浪,还是消弥于无形谁也不能确定。

    望着阴沉沉的天空,唐玄明握紧了腰间的青铜剑,他这个不入流的剑客又会在这片浪花之中造成什么样的效应呢?

    …………

    “苍狼趁着夜色和迷雾攻击项家的车队,被盖聂斩杀!”

    赤练从一只蓝色的鸟雀脚上取下一封密信,阅读其中的内容之后,神色略微显得有些冷漠。

    卫庄没有多大波动,好像死的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而不是他手下的三大高手之一。

    他只是平静地分析道:“项家也在向墨家机关城聚集,道家也有绝顶的人物在机关城出现,这些应该消散在历史烟尘之中的存在,还想要再展示一下存在感吗?”

    赤炼的神色淡漠,内心却隐隐有所触动,她同样是六国余孽之一,是韩国的王族后代,但现在她却过上了过去她最为鄙视不屑的游侠一般的生活。

    成为了王公贵族随意可以支配的力量,就像她当初可以支配游侠,轻轻的一个官职就能够让他们分死拼搏一样。

    随着六国的灭亡,所有的高贵,所有的礼仪,都消散在历史的烟尘之中。

    历史滚滚的车轮不断的向前滚动,碾碎一切。

    “墨家想要抵挡吗?”

    赤练的嘴角似笑非笑,略带嘲讽。

    像是在嘲讽她自己,又像是在嘲讽墨家。

    “一座隐藏在水里的机关城而已,公输家已经选择出手,这曾经和墨家争雄的诸子百家之一出手,就不知道墨家家还有没有巨子?”

    当年卫庄的成名战就是把墨家巨子斩杀,赤练的话算得上不大不小的马屁了。

    卫庄神色淡漠,白色的眉毛像他的头发一样长,垂到了他的肩膀上,随着山风飞舞。

    “墨家巨子没死。”

    “没死?”

    赤练一愣,卫庄却自顾自的说着:“墨家沉寂这么多年,突然如此高调的行事,看样子墨家巨子已经从当年失败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准备来一次螳臂当车吗?”

    猛烈的山风之中,卫庄的一身宽大黑袍猎猎作响,在他身后,严阵以待的三千秦军默不作声,除了偶尔战马发出的嘶鸣。

    密集的军阵听不到一丝杂音,显现出秦国军队严苛到极点的军纪。

    赤练望者这样的军队神色复杂,卫庄神色也稍嫌异样,无论他们的武学修行的多高,面对这样庞大的战争机器,依然觉得棘手。

    正面相抗,即便是武道修为再高也没有办法对抗成千上万的军队,人力不可敌。

    “始皇帝!”

    身为鬼谷最为杰出传人之一的卫庄心里有点苦涩,扭过头来,不去看那整齐的军队,而是看向墨家机关城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