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世间不需要净土(第1/1页)映照万界

    “这是上一代巨子的意思?”

    唐玄明很快的带入了他这一代巨子的身份,班大师沉默了片刻,道:“是的!”

    “为什么?”

    唐玄明感觉不可思议,真正行走在墨家机关城内部才能够明白这座号称世界唯一净土的城池有多么伟大,简直是人类的奇迹。

    但是这样的奇迹创造者却要主动的毁灭这一切,唐玄明都有些想不通。

    “世间不需要净土……”

    班大师的神情如同最为神圣的传教士,这种拥有纯粹信仰的人物脸上绽放的光芒让唐玄明有些不敢直视,他那个时代可没有这样的人,最多只有一群疯子。

    “在战国混战的时期,或许需要一片净土庇护诸多墨家学者,让他们有机会默默的研究,不被战乱所干扰。”

    “但现在,当天下一统的时候,六国贵族苟延残喘,东躲西藏,墨家机关城的存在就只会成为阻碍,让所有人都心无斗志,甘心的躲在这里。”

    “即便墨家最有智慧的巨子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人性是最可怕的,也是最复杂的,没有人能够掌控人性。”

    班大师的脸上神圣中带着癫狂,莫名的居然让唐玄明有些恐惧。

    “又一个被宗教洗脑的疯子吗?”

    他仔细的盯着这个没有大师风范,整日里疯疯癫癫的人,和天明他都可以玩到一块,从来就没有什么正经的神色。

    但现在这个有着红色酒槽鼻的糟老头子却如此神圣而严肃,由机关打造的胳膊不由自主地挥舞着。

    唐玄明不自在的神情很快就被这个老头发现,班老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好像突然就没有了兴致,无趣的道:“跟我一起去吧,身为当代的巨子,你应该明白一些责任和义务,但没有人会让你强行背上。”

    气氛就这样变得诡异起来,班老头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在前方带路。

    唐玄明同样陷入沉默,他在思考墨家的种种行为。

    “墨家机关城的传说流传了很久,可是真正的探测到这个神秘城池的人物却没有几个,墨家一直处在最为神秘的环境之中。”

    “即便是和墨家敌对的公输家族都没有发现墨家机关城的位置,原先的历史中却在极短的时间内暴露,那时候似乎也是因为这个糟老头子……”

    唐玄明神色诡异,想起曾经看过的画面,班老头驾驶一个机关鸟带着盖聂天明等人在白凤的追杀之下堂而皇之的进入一条山巅的密道,从而把墨家机关城的位置暴露。

    “他们早就确定了这一切吗?即便没有我他们依然会选择这样。”

    唐玄明想到天明在进入墨家机关城之后不久就拿到了墨家的非攻,而项羽也在墨家机关城最终拿到了一件趁手的兵刃,一件顶尖的神兵。

    这一切原先看起来还没有什么,现在仔细想想,墨家的有识之士恐怕早已经做好了墨家机关城毁灭的打算。

    “吱哑!”

    一种又一种的机关在唐玄明不知晓的情况下打开,班大师佝偻着身躯,退入机关城的阴影中,不知为何,他的机械臂无声的颤抖着,带动他整个躯体都在颤抖。

    “机关城……”

    他的右手抚摸机关城的墙壁,浑浊的双目之中有泪水沿着他的脸颊流下,无声无息间滴入黑暗之中。

    “你来了!”

    墨家巨子一身黑衣,上面有着繁复的花纹,不再如唐玄明第一次见到他那样一身简单朴素的打扮,头顶的斗笠也已经被拿下,露出他那坚毅的脸庞和脸上的剑痕。

    “是当年卫庄留下的……”

    墨家巨子的发现唐玄明在他脸上停留了,笑着解释,明显这道剑痕在他心中的印记很重,即便过去很久,依然无法释怀。

    “你早已确定要将墨家机关城毁灭吗?”

    “的确!”

    墨家巨子并不否认,他的脸上依然保持着灿烂的笑容,目光随意的望着这墨家数百年打造出来的奇迹城池。

    “不该存在的终究要被扫入历史的故纸堆,而存在的终究会永远的辉煌下去。”

    “具体的缘由班老头应该和你说过,我就不过多的解释了,想必以神使的智慧,能够想明白的。”

    “坐吧!”

    墨家巨子随意一挥手,原本如同大理石打造的地面就升起两把椅子,出现在唐玄明和他的身边。

    唐玄明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上面,等待着这位墨家巨子继续说下去。

    作为这个时代最为杰出的人物之一,墨家巨子想要处理一件事必然将所有的都想好了,不会扭捏犹豫。

    “墨家的典籍都已经转移,留在这里的只有诸多带回出去的兵器和这座城池了,就让他随着墨家的辉煌一起埋葬吧。”

    墨家巨子摆摆手,没有继续谈论这个话题,道:“不需要过多的操心这方面的问题,班老头会活着的,墨家的典籍和兵器到时候你都可以问他,不如谈谈,接下来你如何领导墨家以及诸子百家之中的杰出人物反抗秦国的暴政。”

    “谈谈如何毁灭秦国,这才是我最关心和期待的问题。”

    “秦国不可能毁灭的,起码祖龙活着这片天下就没有人能够做到。”

    唐玄明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墨家巨子的提议。

    让他这样的人去推翻秦朝,别开玩笑了,祖龙在的时候,即便是项羽领军都没有机会攻到咸阳,会有无数人扑上来,想要砍人头,立战功。

    只有祖龙死去,皇位不正,秦律没有办法继续实施,才有可能推翻秦国。

    面对十万大军,秦国在战场上鼓动士气的方法都与众不同。

    要是燕国,会说:“派几个刺客把他们的主帅杀了吧?”

    而楚国则会说:“兄弟们,给我上。”

    秦国不需要说那么多废话,他们的主将只会说:“前面有十万个人头,加官晋爵的机会就在眼前,杀啊!”

    然后秦军就天下无敌了,他们会悍不畏死的往前冲,有秦国的律法,即便他们已经战死在沙场上,只要他们成功杀敌。军法官依然会将他们的功劳记下来,分发给他们,直系血脉。

    以秦律执行的严格,从来不需要担心有人敢在这方面做手脚,这是秦国数十年坚持换来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