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灭秦可乎?(第1/1页)映照万界

    唐玄明本以为他这样直白的开口会让墨家巨子人恼羞成怒,没想到这个中年人只是愣了一下,而后就释然的笑了笑。

    “我早该想到,秦国主动打开阶级的枷锁,王侯将相皆能够诞生,在那样一片土壤上面,举国都愿意为他抛头颅洒热血,这样的国度又有谁能够真正的匹敌?”

    叹息着,他的脸转入黑暗中,一双发亮的眸子显得有些迷茫,这个时代最为睿智的人物都没有办法在六国人的身上看到出路。

    但秦国的秦律并不符合墨家的理念,让他们真心实意的去为秦国服务也不可能做到,那是墨家坚持了数百年的操守。

    这个时代最为顶尖的诸子百家的领军人物之一露出这样的神色,让唐玄明都有些匪夷所思。

    他顿了顿,准备维护一下自己身为神明使者的威严,尽量的争取到更多的好处。

    虽然他觉得神明的威严已经荡然无存,在他和盖聂前往机关城时,墨家的探子想必早就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与他朝夕相处的项家同样也不会隐瞒他脆弱会受伤的事实。

    当代墨家巨子肯定已经知道,他也是一个会流血,会流泪的人,并不会拥有当初刚刚降临时的那种神威。

    想必这也是墨家巨子心神沮丧的原因之一,知道没有办法依靠神明,以他的智慧都没有办法想到如何灭掉秦国。

    六国贵族之中所有的智者都想不到,初汉三杰之一的张良,现在的韩国贵族后人在费尽心思的寻找杀手,以千金招募绝顶的刺客,想要刺杀秦始皇。

    这是他能够想到的,唯一能够毁灭这个国度的方法。

    秦律将所有人都限制在他出生的地方,人口没有办法流动,所有的一切都摆在明面上。

    纵有再高的天赋才情也没有办法实施阴谋,平日里劳作看不到人影都会遭到鞭挞,更不要说聚众闹事,甚至于造反了。

    “秦国终究会灭亡,这点神明早已降下过指示,我刚刚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也已经明示过。”

    “哦!”

    墨家巨子目光死死的盯着唐玄明,这个他曾经以为看透的年轻人脸上透露出一股别样的自信,那种神采,那种语气,他见识过无数的人,无数的天骄,能够判定出这是一种骄傲,一种自信。

    一般用这种态度说出的话语绝对都是真实的,往往不会有什么错误。

    “但秦国毁灭……这不可能。”

    墨家巨子第一次怀疑自己看人的眼光,他可是专门学过相人的,却没有办法从唐玄明的脸上看出一丝谎言。

    唐玄明侃侃而谈,有点找到当初作为键盘侠的感觉了。

    “……秦国以军功立国,想要打破固定的阶级,唯有参军,上阵杀敌,不然永远也没有办法改变自身的命运。”

    正是因为如此,秦国底层的人物才有无穷的动力,一个又一个前赴后继的奔向战场,立功受爵是他们的梦想,因此,他们能够做出让六国疯狂的事情,在战场上疯狂地砍下人头,别在腰间。

    让六国的老兵都是胆寒,活下来之后无不战栗,将战场是视为一生的梦魇,讲秦国的兵士视为恶魔。

    墨家巨子在心里补充,看到他的神色,唐玄明就是一笑,也就不再过多的描述秦国的凶残,墨家机关城之中聚集的六国贵族会很好的将这一切告诉墨家巨子。

    “军功制度让秦国天下无敌,但也正是他们没落的缘由。”

    “此话怎讲?这样公平公正的制度是六国难以想象,并且难以实施的,高高在上的世家贵族不愿意失去自身的利益,不会承认这样的制度的。”

    墨家巨子长叹一声,悲哀的道:“世家之中的聪明人已经看破了这一点,但却没有办法动摇整个世界的根基,只能够眼看着秦国一点点的强大,他们贪图自身一时的享乐,然后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唐玄明淡然一笑,停顿了一下,组织了一下语言,而后尽量用不那么激动,有些平静的话语叙述,这会让他显得更有风度,更有风范一些,难得有一次让顶尖人士蛰伏的机会,他可不愿意错过。

    他感觉此时已经站在了巨大的舞台上,灯光都已经打在他的身上,就静静的等着他的表演。

    “秦国的军功制度的确让他们天下无敌,悍不畏死,可是那是在他们有敌人的情况下,没有敌人,军功制度就成了一张废纸,秦国数十年以来完成的法律就成空文。”

    墨家巨子愣了一下,他可没有经过后世无数论坛的洗礼,因此,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追问道:“为什么没有敌人秦国反而会毁灭?他们已经大一统了,以他们现在的制度,也没有人能够反抗他们。”

    “六国贵族心头虽然有着无穷的愤怒,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的带起军队,秦国根本不会允许。”

    唐玄明嘴角弯起一丝弧度,心中无比雀跃,他努力的遏制这种欣喜,让嘴角的弧度不那么高。

    “太高的话就显得有些诡异,不够有高人风范了。”

    心中不着边际的想着,他脸上却是一副淡然的神色,甚至还有点疑惑,似乎在说。

    “以你墨家巨子的智慧,怎么还想不通?”

    这种神情让墨家巨子都略显尴尬,仿佛第一次成为了学渣。

    但心中的好奇却让他追问,心中不由想起唐玄明降临在他面前的场景,那种传说中的生死人肉白骨的场景真正的在他面前出现,现在回想依然让他有些战栗,偶尔在午夜梦回时都会惊醒。

    只是墨家后续的打探和项家等人的禀报,让他对唐玄明的身份有了怀疑。

    现在看到唐玄明成竹在胸的表情,他不由自问:“各个典籍之中都有神明的传说,真实见过的却没有几个,难道神明的使者降世之后就会和光同尘,和我等凡人并无二样?”

    “但他们的见识终究和我们不同,他们的位格天生就比我等要高,见到的风景也不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