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非攻(第1/1页)映照万界

    “秦国丞相李斯与扶苏不合,这已经不是秘密……”

    唐玄明还要再说,突然抬头望天,似乎受到了什么指示,身上强大的威压瞬间消失无踪。

    巨大的落差让墨家巨子突然朝前冲了一步,不断流出的汗水,让他的头发粘在额头上面显得有些狼狈,往日里极其注重仪容的他却顾不上这些。

    冲到唐玄明的身边,死死握住唐玄明的肩膀,满是血丝的眼盯着唐玄明,正准备追问,突然觉察到一股极度可怕的威压袭来,不由惨叫一声,快速倒退,骇然的看着唐玄明。

    “任何时候都不要冒犯于我,神明的使者也在神明的保护范围之内。”

    唐玄明袖子内的兽皮上面的纹路已经红得发亮,在刚刚仿佛有真实的咆哮声传出,握住兽皮的那只手一片苍白,失去了血色。

    墨家巨子愣了愣,突如其来的威压让他摸不着头脑,而唐玄明平静的神色更是让他察觉到了神秘。

    “神明的力量……”

    他瞳孔缩了缩,不再靠近唐玄明,越发觉得这个青年不简单。

    神明的威严不可冒犯他早已知晓,但对于灭秦的渴望却让他再一次鼓起勇气,这一次他吸取了教训,没有过于靠近唐玄明,同时话语之中也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丝敬畏。

    “灭秦的方向到底在哪里?秦始皇最后又会如何死去?”

    唐玄明侧过身子,背对着墨家巨子,由于之前的威压,墨家巨子没有敢于过于逼近,依然站在原地等待唐玄明的回答。

    他没有看到的方向,唐学明面色一片苍白,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隐藏在宽大袍子里的腿都不由自主的在颤抖,没有办法支撑他站下去。

    使劲咬了咬舌尖,往常这样剧烈的痛苦能够让人瞬间痛醒,但现在唐玄明脑子依然有些昏沉,只想倒头就睡。

    但墨家巨子就在身边,他可不想在这种时刻露出马脚,让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

    因此强提一口精神,声音飘忽的道:“灭秦之事影响太过于巨大,神明可以看到过去未来,但身为神使,我却没有资格将一切都说出来,天机不可泄露。”

    “天机不可泄露……”

    墨家巨子重复这句话好几遍,话语由激昂到低沉,蕴含的情绪之复杂,唐玄明品味不出来,他生怕这位顶尖的高手突然冲上来,到那时候他就完全露馅,现在有个人随意推他一下,他感觉都会倒在地上。

    刚刚激发残破兽皮的一点点的生前威压就已经快将他的气血抽干了,像是三天三夜没有睡觉,眼睛都难以打开,躯体都要摇晃了。

    若非这些天练剑磨砺了他的精气神,比他之前的个性和毅力,此时已经倒在地上了。

    “连日来的车马劳顿想必让巨子疲惫了,墨家已经准备好了屋舍,神使大人去休息吧,这柄墨家的非攻还请神使大人拿好,这将是您的身份象征。”

    墨家巨子看了一眼背对着他的唐玄明,知道没有办法问出些什么,将非攻放在地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将心头所有的想法全都压下,之后略显疲惫的转身,迈入了黑暗之中。

    只是他的脚步之前无比沉重,仿佛背着万钧泰山,现在却轻快了很多,仿佛将所有的担子都放下,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墨家巨子消失了快一刻钟之后,唐玄明才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但依然保持着那副高深莫测的姿态,背负双手站在那里,似乎在仰望星辰,虽然在墨家机关城难以真正的看到天上的星辰。

    但他那副沉思者的模样还是很有范的。

    在墨家机关城中由不得唐玄明不小心谨慎,他生怕那里可以监控到,这里发现他的情况,到那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好在这个大厅似乎极其特殊,没有人来打扰他。

    也不左右盼,唐玄明隐秘的从胸中掏出一块金色烤肉,送入嘴中,来自于貔族的烤肉具有强大的效果,唐玄明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热气从小腹升起,顺着他的呼吸吐纳法流到四肢百骸,稳固住了摇摇欲坠的躯体。

    运用呼吸吐纳法调整半天,等到一切如常,面色不再那么苍白可怖之后,他才淡然的从这间大厅中走出。

    “吱哑!”

    班老头在门口等待,看到唐玄明出来,手中拿着非攻之后,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姿态变得越发的恭敬。

    “我将居住在哪里?”

    “巨子请跟我来!”

    班老头在前面引路,姿态低下,唐玄明从那大厅之中走出后,身份似乎就变得不一样。

    这位心中原本还有其他心思的老头对于唐玄明只剩下了恭敬,仿佛在面对墨家的巨子,甚至于恭敬的有点过头。

    他这种举动让唐玄明也慢慢的品出了点味道。

    “之前找我去谈话似乎是一种考验,要是我能够让墨家巨子满意,就算我通过了,要是不满意……”

    看着面前那个身材佝偻的糟老头子,这个长着巨大酒槽鼻的老头子身材矮小,气血衰弱,似乎连三岁小孩都打不过。

    只有左手由木头打造的机械臂让人提起点精神,在不懂行的人看来,最多只是神奇,但在唐玄明眼中却是一等一的杀人利器。

    “要是我没有让墨家满意,面前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糟老头子就会替墨家清理门户吧!”

    想到这里,唐玄明心中一寒,但练剑以来,他的胆识越来越大,天下第一剑客盖聂亲自给他指点,这个时代人物的指点,可不像后来那样文明。

    盖聂给他指点就是直接动剑,以渊虹的锋利随时都可能夺走他的性命,在一次又一次的练剑之中,他的胆识已经远超常人。

    和狼群搏杀更是让他真正的经历了一次血色的洗礼,真正的开始和原本的他不同起来。

    因此,他没有询问班老头具体的事情,到了属于他的房间之后,班老头默默的退出。

    墨家机关城对于唐玄明来说就是一块青铜和木头打造而成的旮瘩,对于班老头却是如同家一般的地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唐玄民注视着他消失在纵横交错的房间之中,直到他消失才收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