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血脉烙印(第二更)(第1/1页)映照万界

    “嗷!”

    还没有靠近约定的地点,唐玄明就听到了啸月天狼悠长的狼嚎声。

    与之一同传来的,还有虚空撕裂声,山峰崩塌的声音。

    那里发生了大战。

    “嗷呜!”

    啸月天狼在唐玄明面前温驯的像条金毛,连吼都不会吼。

    但在此时,就好像一个主人不在家的哈士奇,在唐玄明略显惊异的目光之下,一爪把一头山一般大的黄金狮子掀飞。

    即便是在战斗之中,这一头如同哈士奇一般的啸月天狼也不安分,对着那头愤怒咆哮的黄金狮子翻了个白眼……准确的是一个斜睨,两只眼睛同时朝左边偏,露出大片大片的眼白。

    即便啸月天狼没有话,这一刻,它也把鄙视的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

    黄金狮子气的嗷嗷,直叫抖了抖他那威武的狮鬓,再一次咆哮着冲了上来。

    啸月天狼灵活的摆尾,口中吐出一道如同匹练一般的刀光,把一头直立行走的乌龟劈开。

    他摇头晃尾,好像没骨头一样,舌头吐得老长,加上那一双倒立一般的眼睛,活像一头拆家的二哈转世。

    唐玄明一时都看愣了,没有上去搭把手。

    看着这头啸月天狼把两头妖族之中也算得上强者的凶兽揍的要死要活。

    虚空都在不断的扭曲,两头妖族之中血脉不算差的凶兽就这么被他有这么被啸月天狼揍翻在地。

    啸月天狼把他们两个叠在一起,单脚踏在他们的背上,对月发出悠长的狼嚎声,声音充满了喜悦……似乎还带着一点炫耀的意味。

    好像在:“大爷,我也是很厉害的,在妖族中也是一等一的强悍,更不要人族了。”

    “你这挺欢的呀。”

    “那当然……”

    然字拖长了调,啸月天狼突然反应过来,浑身打了个激灵,突然就露出了哈士奇那标志性的傻笑,整头啸月天狼……哦,哈士奇一下扑到唐玄明的脚边,甚至打起滚来,一点也没有之前的威武雄壮。

    “当然是主人最强大,我这只是微不足道的看家领。”

    “看家?”

    唐玄明看啸月天狼呢神似哈士奇的外表,能的接了一句:“看家我看是不行,拆家还差不多。”

    “怎么会?我们啸月天狼看家是一等一的,绝对不是什么拆家能手。”

    啸月天狼像是受到刺激一样,突然激动的大叫,让唐玄明都讶异了一下,然后绕有兴趣的问道:“看样子你们拆家是个传统,似乎在修行界都出了名。”

    “没有,没有的事!”

    啸月天狼矢口否认,但在唐玄明那似笑非笑的目光之下,很快败下阵来,两只直直挺立的耳朵搭拢下来,一双似乎永远都在挑衅的眼神也没有之前那么闪亮,它沮丧了嘟囔了两句,才不情愿的道。

    “都是当年人王造谣,他强行从我们妖族的腹地把一头纯血的啸月天狼掳走,我们啸月天狼一族是拆家能手,这不是瞎吗?

    我们啸月天狼一族虽有些好动,每当月光升起时会有些兴奋,偶尔会做一些过于兴奋的动作,但远远没有到拆家的程度啊!”

    啸月天狼一脸的委屈,唐玄明却一脸的诡异。

    “人王是穿的吧!”

    看着啸月天狼那神似二哈的表情,他也能的觉得啸月天狼是拆家能手,加上啸月天狼对待那两头妖族的手段,还有挑衅式,唐玄明觉得还真有很大的可能。

    被唐玄明用诡异的目光,盯着啸月天狼气愤的道:“都我们拆家,实际上我们没有,妖族又不像人族那样,会修建宏伟的殿宇,我们更多的是露天席地,根就没有所谓的家,就更不用提拆家了。”

    但啸月天狼这种解释在唐玄明看来,总有种心虚的感觉。

    他盯着啸月天狼看了两眼,又看了一眼被啸月天狼压在脚下,奄奄一息的黄金狮子,还有那头流淌着部分玄武血脉的乌龟,眼睛亮了一下。

    “给我护法,我需要修行一段时间。”

    “得嘞!”

    啸月天狼迈着明快的步伐在周围巡逻,眼神却时不时的撇上唐玄明一眼,嘴角挂着丝丝缕缕的口水。

    唐玄明不经意间看到这一幕,差点吐血。

    这头憨狗……啸月天狼之前闻过美食,现在估计也想尝一尝。

    “这两头妖兽我还有点用,不能够直接吃了。”

    啸月天狼露出遗憾的表情,他还以为这次能够分到一口肉吃呢。

    唐玄明却不在管那头疑似拥有二哈血脉的啸月天狼,他盯着身下的两头凶兽,眼神之中流露出危险的意思。

    左手轻轻抬起那如同佛珠一般的血杀印记清晰地展现在两头妖兽的眼前,让这两头妖兽眼神充满恐惧,开始疯狂挣扎。

    他们都是妖族之中的高等血脉,天生就能够统御大片的妖族,一眼就能够认出唐玄明手中的血杀印记。

    那是杀戮了妖族之中高等血脉的后代后,被那些可怕的高等凶兽留下来的标志,通常意味着不死不休。

    而唐玄明手上的六个印记最弱的一个印记都比他们两位还要强大,最强的一团血脉印记仅仅是透露出气息都让他们浑身颤抖。

    唐玄明摸了摸黄金狮子那威武的鬓毛,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长的又乖又好看……”

    两头妖兽正摸不着头脑,就被唐玄明接下来的话语震惊的四足发软,黄金狮子更是瞪大了眼珠子,一双璀璨的金色眸子差点从眼眶之中蹦出来。

    拥有玄武血脉的那头凶兽绿豆大的眼睛也瞪得老大,足有黄豆般大。

    “最适合用来背锅了。”

    他们骇然的看到,唐玄明左手上,那一串血脉印记渐渐的脱离,悬浮在虚空之中。

    啪嗒!

    正在假装巡逻的啸月天狼一步走歪,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即便如此,依然瞪大了他的眼睛,看着渐渐脱离唐玄明左手的血杀烙印,骇然道:“不是妖族血脉追杀烙印进灵魂,永生永世都没有办法摆脱吗?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