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2章 浅草神社(第1/1页)我真是风水大师

    李兆天悠悠的道:“王大师乃是我香江通阵法第一人,区区浅草大阵而已。”

    捧得高,摔得重,反正到时破不了阵法,丢人的不是自己。

    土御门众人点头,看得更是聚会神。

    王梓轩抬手摸在巨大的红灯笼上,微微感知着,身后土御门众人都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丁点声音。

    噗嗤一声响,众人不满的回头,只见杜坤不满的横了法奥一眼,后者瞪眼,众人悻悻地收回目光。

    法奥憋的脸色发黑,真不是他放的屁!

    好庞大的灵气!

    王梓轩面色凝重,暗中却在汲取大红灯笼汹涌而出的纯灵气。

    雷门左右的风神像和雷神像,忽然嗡鸣作响。

    土御门众人双眼放光,王大师不愧风水大师,果然辣害!

    两名头戴编笠,腕挂念珠,身穿黑色裳付衣的僧侣疾步奔来,赫然是想要阻止王梓轩。

    “拦住他们,不要妨碍大师破阵!”安培晋太郎沉声喝道。

    两女翻滚而出,腾地燃起两股白烟,待烟雾散去露出两名彷如忍者的紫衣武姬,横着明晃晃的武士刀,娇叱声中向两名僧侣杀去。

    王梓轩回头打量一眼,嘴角微扬,头往雷门灯笼一顶,双手向左右的风神像和雷神像虚抓,又是两股灵气被吸摄而来,两座神像愈加嗡鸣。

    兔子不吃窝边草,在华人地盘王梓轩一贯收敛,但在外面他可不会顾及那么多,反正事后会由土御门家族背锅。

    风神像和雷神像嗡鸣声逐渐微弱,神像的眼中流下两横泪,无数年积攒的愿力灵气几近消失,多了都是眼泪。

    仓桥明子与若杉晴子看得张大了嘴巴,神像都哭了,原来王大师这么厉害!

    王梓轩忽然哈哈一笑,只见身形一闪,双手一扶两女腰肢:“哥带你飞!”

    骤然消失!

    众人惊呼,发现雷门的阵法已经消失,再一寻找,发现王梓轩三人顷刻间已经出现在通往浅草寺第二道门,宝藏门的半路,再一晃,三人不见了踪影。

    土御门寒子等人看得额头发汗,这位王大师当真了得,之前绝对低估了他的实力。

    雷门到宝藏门是一段石板路,为参拜观音的必经之路,这条路的名字叫“仲见世”街。仲见世通始于1688到1735年之间,是瀛最古老的商店街之一,最初只有家店铺,现在已近发展成有数十家店铺的商业街。

    王梓轩带着两女,眨眼间就到了宝藏门。

    浅草寺的第二扇正门,叫做宝藏门,又称仁王门。

    叫仁王门是因为左右两边,是各有1公斤的金刚力士仁王像,而叫宝藏门也是因为在楼收藏了浅草寺的宝物,虽然没有雷门有名,但仁王门要比雷门更宏伟。

    宝藏门的背面很有意思,有两只大拖鞋,别看它,编一只拖鞋要用5公斤的稻草,因为拖鞋身的重量是5公斤一只,看来除了仁王没人能穿得动它。

    王梓轩摸向巨大的草鞋,近看还是很大的,挺壮观,据这草鞋每1年要重做一次,灵力汹涌而来。

    “王大师,浅草寺应当有神明存在啊,不会激怒他们吧?”仓桥明子战战兢兢地道。

    “你们土御门家族请我来的,又不是我愿意来。”王梓轩笑道。

    “土御门!土御门!”整个宝藏门左右的仁王金刚像好似在咆哮。

    “啊,好可怕!”仓桥明子与若杉晴子惊叫。

    “呱噪!”王梓轩双手虚抓左右仁王像,宝藏门不住晃动,簌簌掉渣,天摇地动,仿佛地震了一般。

    王梓轩心中欣喜,这浅草寺一行这会的收益就堪比苦修三年,绝对超值,我真是太鸡贼了。

    “这位施主,快快住手!”一名外披黄色袈裟,内里黑色僧衣,手拄禅杖的老僧用华语喊道。

    王梓轩凝神望气,心中一凛,为首的黄衣老僧竟然相当乘气境的实力。

    便宜也占的差不多了,王梓轩双手合十一礼,故作不知的道:“这位高僧,叫我何事?”

    “施主,为何破我镇寺宝像,不怕触怒神灵降罪吗!”老僧一口流利的华语,不怒自威。

    “这位高僧,是土御门家请我过来破阵,帮助土御门家取回家传宝物。”王梓轩正色道。

    “土御门家?”老僧面色阴沉。

    一名黑衣老僧在旁边用瀛话轻语:“贯首,我们之前是跟土御门家约定,他们如果能请到人破阵,可以取走西。”

    贯首便是长老的意思。

    黄色袈裟的老僧脸色更黑,既然有约定,出家人不打诳语,那就算了,可是这要是任由眼前人继续破阵,简直比拆了浅草寺还要可怕,要知道王梓轩似乎可以直接损坏法器,这一点他都难以做到。

    老僧有些为难,深施一礼道:“这位施主,贫僧浅草寺贯首长老谷孝尚正,可否去后喝杯茶水?”

    仓桥明子与若杉晴子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位浅草寺贯首谷孝尚正还是瀛修行界的茶道宗师,他种植的仁王玉露茶在瀛万金难求,一点边角料的玉露茶都被称为瀛最好的茶叶。

    而且他的茶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喝的,即便天皇都不给面子,今天竟然要请王大师喝茶,那这王大师要有多厉害?

    “荣幸之至!”王梓轩微微一笑。

    “请问施主大名?”谷孝尚正温言探究道。

    “在下香江风水大师,王梓轩。”王梓轩不亲不疏,不卑不亢。

    “原来是风水大师,难怪王施主如此了得”

    过了宝藏门就是浅草寺的堂了。日的堂就相当于中国的大雄宝殿,堂里供奉的是圣观世音菩萨。

    两人一边,一边往宝藏门前的西侧的伝法院走去,伝法院是浅草寺和尚生活的地。有由堀远州制作的回游式庭园,一般不对外开放,入眼一片园林,带着一抹禅宗之韵,仓桥明子与若杉晴子一时之间有些痴迷,双眼发直的跟在王梓轩身后,彷如木偶一般。

    “贯首这是何意?”王梓轩回头打量一眼,不悦道。

    “施主莫怪,贫僧并无恶意,伝法院禁止女眷进入,看在施主份上,这已经破例,她们只是憩片刻,而且有些话不便土御门家的人听取!请里面用茶。”谷孝尚正双手合十,歉意的道。

    “嗯。”王梓轩淡然入门。

    谷孝尚正对自己的茶道相当自信,相信王梓轩一定会满意。

    宾主落座,王梓轩的目光却是透过了禅房墙壁,看向堂侧,那里有着一道隐隐的灵气波动,是阵法的阻隔,那里还隐藏着另一处地,那应当就是浅草神社,土御门家族的传承之地,或许土御门往生就在里面。

    谷孝尚正跪坐洗茶,悠悠的道:“明治神佛分离之后,浅草神社与浅草寺属不同法人管理,王施主,真是因土御门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