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传奇飘摇(第1/2页)回档少年时

    张云起被折腾的一宿没睡。

    王贵兵这狗日的竟然给他找了一鸡,这么破的地方能有啥好货?张云起没开灯都能闻到一股庸脂俗粉的味道。

    二话没说把野鸡轰了出去,躺在床上,张云起突然想起了90年代初特火的电影《北京人在纽约》,里面有一句话他印象特深:“如果你爱他,送他去深圳,他可能会发财;如果你不爱他,送他去深圳,他肯定会背叛。这里的每个人都不可靠,每个男人都可能是嫖客,每一个女人都可能是妓女。”

    这种言论当然很荒谬,但也从某一个方面反映了那个时期深圳的鱼龙混杂。

    第二天,张云起爬起来的时候,王贵兵已经在等他了,他带了两份肠粉,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张云起问他这款俄罗斯方块掌上机是那家厂子生产的?

    王贵兵道:“盛龙电子厂,我以前在盛龙电子厂打工,其实这种掌上机造价很便宜,出厂价只要15,但这玩意儿对出货有要求,低于800台厂里不发货。”

    一台要15,800台就是12000。

    张云起没这么多钱,问道:“其他渠道呢?”

    王贵兵笑道:“我帮你约了一个盛龙电子厂销售部的老员工,叫刘志强,今天上午在华强北见面。他有办法搞货出来,至于价格,需要面谈。”

    张云起突然就觉得这趟带王贵兵出来很明智。

    解决早餐,两人坐公交车前往华强北。

    上了公交车,张云起在后面找了个位置坐下,屁股刚坐稳呢,他就听到前面有两个人在大声说话,其中一个破衣衫的家伙说:“我明天有一船货到蛇口码头,你要多少?”

    另一个同样破衣烂衫的家伙一脸不屑:“做贸易?那不是糟蹋钱吗,我刚在宝安圈了十多亩地,做房地产才能赚大钱,兄弟!”

    两人的对话让张云起笑了起来。

    这就是1992年的深圳,像一个迅速膨胀的大面包,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公司成立,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怀揣梦想、拿着边防证涌进这个南海边的小渔村,一夜暴富的传奇随风飘摇,类似于这哥俩的对话,深圳满大街都能听得见。

    三轮车摇摇晃晃中,来到了华强北。

    在90年代,华强北极盛一时。作为全国最大的山寨机、水货机批发市场,华强北和中关村在业界一直有一个“北中关,南华强”的称号,不过虽然贵为“山水双雄”,但二者的发展南辕北辙,后来的中关村转型成了创新基地,不仅成功洗白自己,还收获了不少美誉,有着“中国硅谷”之称,不得不说中关村的决策层挺有几分高瞻远瞩的本事。反过来看华强北呢?只能用曾经沧海难为水为形容了。

    当然,眼下的华强北还是一块充满机遇的掘金之地,很多初具规模的电子产品企业坐落于此地,沿着街道走去,销售各种各样电子产品的店铺随处可见。

    在王贵兵的带路下,张云起来到一家小餐馆,餐馆面积不大,环境很差,椅子都是最简单的塑料凳,屋子里弥漫着一股炒菜的味道,生意也很清淡,只有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青年坐在里面。

    王贵兵看到这个青年,对张云起轻声说他就是刘志强。

    张云起点头,和王贵兵走了进去。

    王贵兵只是认识刘志强,但他一个加工车间的工人远谈不上和销售部员工有什么交情,这场会面,目的只有一个,做生意。他把张云起介绍给刘志强认识,三个人随便扯了几句闲话,张云起心里就有了底,这家伙是个吃回扣的老鸟。

    每家企业的规章制度都是有利有弊的,盛龙电子厂低于800台不发货的规定同样存在着漏洞,给了刘志强这些销售部员工大发横财的机会,因为他们有的是办法把货弄出来,比如和某个客户打声招呼,在账目上修改个数字,货物就能正大光明从厂里出来。

    一般说来,关系好的客户这点面子还是会卖的,因为销售部员工会投桃报李,下次再拿货会给一些优待,比如安排发货速度快一点,价格上稍稍优惠点等等。

    而销售员工拿到货之后,再低价卖给那些进货不到800台的商人,就能轻轻松松的吃到大笔回扣。

    想到这里,张云起就说:“刘哥,你手里的货价格怎么样?”

    刘志强来之前,王贵兵在电话里跟他说进货的客户起码也要买200台,但现在见张云起年纪这么小,他有点不抱什么希望了,说道:“25一台。”

    张云起直接说太贵了,能少点么?

    刘志强想了想,问道:“你要多少?”

    “两百台。”

    “那我给你23一台。”

    张云起说:“如果我要300台,你能不能再便宜点?如果这次你给的价格合适,以后我会经常在你这里进货。”

    300台的量不小了,刘志强对这个小年轻有几分意外,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他也不怕被坑,说道:“那我给你20一台,这个价位,全深圳只有我有。”

    张云起知道价格已经砍不下去了,对刘志强说道:“怎么取货?”

    刘志强问道:“你住在哪里?”

    张云起报了昨晚住的地址,刘志强就说:“下午七四点我们这边会发批货,我让人给你送过去,到时你把钱给他。”

    张云起点头说成。

    “你们慢慢吃,我还有事。”刘志强起身离开餐馆,订金什么的提也不提。

    “这家伙走的这么急,订金字据都不要,难道不怕我们反悔?”王贵兵看着刘志强的背影说道。

    张云起笑了笑,这才是老鸟的风范,刘志强行事这么谨慎,怎么可能收订金写字据落人把柄?到时候送货的时候要真出了什么事,他也肯定会拿送货的人顶包。

    吃完饭,张云起和王贵兵离开餐馆,又在华强北转悠了几圈,进了好几家卖掌上机的店子,打听同款俄罗斯方块掌上机的价格,但都不便宜,最便宜都要25一台。

    快点下午四点的时候,张云起和王贵兵赶到罗湖青园,门口停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车旁边站着一个矮瘦青年,他看到张云起和王贵兵,问:“掌上机?”

    张云起点头。

    矮瘦青年转身打开面包车,从里面提出三捆蛇皮袋,张云起让王贵兵清点数目,确认没错,他才掏了六千块钱给矮瘦青年,而他自己手头上只剩下135块钱,这里面还包含明天的伙食费车费。

    矮瘦青年接了钱,从灰黑的夹克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张云起:“下次进货找我,刘经理不方便。”

    说完,矮瘦青年上车走人。

    张云起扫了眼粗制滥造的名片,随手扔在地上。

    下次进货,他要找的是盛龙电子。

    到了傍晚,张云起站在一张“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变”的宣传画旁边,闻着空气中弥漫的一股发酵烂草的臭味,把电话打到云溪村的村委会,跟他老妈聊了会儿。

    这次学校放假,大姐打电话告诉了家里人,老妈不见他回来,问他放假怎么不回家?

    张云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