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章 挂在门上的大明星(第1/2页)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人际交往常识。

    当有人问你忙呢、在忙吗时,他的潜台词是在,我们可以聊聊吗?

    当然,得看语境的。比如眼下,挂在铁门顶端吹着冷风的楚枫雅,显然是没有任何交流想法呢,蛤蟆镜居高临下俯视着唐朝,一时无言。

    夜凉如水,不远处草丛里有不知名虫儿叫唤。

    唐朝摸了摸鼻子,再次开口道:“需要帮忙吗?”

    又是片刻沉默后,楚枫雅摇头,冷声道:“不用。”

    唐朝微楞,想到什么,点头,“好。”干脆转身,返回岗亭屋内,啪的带上木门。

    如此干脆利落的动作,显然是出乎了楚枫雅意料之外,张了张嘴,错愕无语,似在问竟然就这么走了?

    唐朝则自觉仁至义尽,别人不想帮忙你也没法不是。至于那挂着的大明星在想些什么,无非就是此刻形象不雅,下意识不想被人知道而已。但这在唐朝看来,纯粹就是酒喝多了犯傻,不明星知名度的问题,就算唐朝先前不认识她,以后也总会认识的,毕竟是穿着保安制服,同在一个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能隐瞒几时?

    “喂……能麻烦你再出来下吗?”很显然,楚枫雅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再次挣扎无果后,抿了抿嘴,开口唤道。

    早这样不就完事了?面子值几个钱……暗暗吐槽了句,唐朝再次推门走出,这次懒得再行废话,直接踩着铁架上去,贴近楚枫雅后,淡淡香水与酒味扑鼻而来,擦肩错过,探头检查着衣物与铁门挂扣处。

    果然是腰带的问题,加之此前的挣扎,现在是完扣死了。想了想,“别动”,手臂绕过去搂上楚枫雅的腰,往上一托,啪嗒,砰,呼……

    拟声词有些多,大致解释下,前者是顺利解开挂扣的声音,中间是两人安落地的声音,至于最后面那声迎风呼啸,则是楚枫雅咬牙扇过来的巴掌……

    好吧,配合面出了点问题!

    但唐朝何许人也,在空中见到那双匀称笔直且光洁溜溜的大长腿时,就料想到了后面会发生什么,恰到好处的后撤半步,双手摊开,

    “冷静!先穿裤子!”

    不得不,这句应对堪称完美,原再提手掌的楚枫雅闻言顿时一滞,立刻屈身下蹲。不过蛤蟆镜仍是直直盯着唐朝,灼热羞愤目光几乎裂镜而出。

    “那个,我提醒过你别动的。”

    不穿秋裤怪我咯?

    真的就是个意外,原两人搂着跳下来什么事都没有,但楚枫雅下意识的挣扎,导致解扣动作变形,顺带着把细腰带给折了,长裤自然也就顺其自然的滑落。

    还好,唐朝落地后的完美反应让场面再次陷入沉默,不至于引发什么狗血后续。

    等着楚枫雅提起裤子,唐朝有些遗憾的清了清嗓子,果断转身退步:“咳,天色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站住!”

    唐朝无奈侧身:“还有其他事吗?”

    “手机!”楚枫雅摊开手掌,蛤蟆镜下面沉似水。

    “嗯?”

    “一万!”

    唐朝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微不可察的撇了撇嘴:“我没有拍照,这点你可以放心。”

    “两万!”

    稍顿,唐朝摸了摸下巴,试探问道:“要不……你再爬上去,我来拍个照,然后把手机给你?”

    心塞,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楚枫雅不话了,信与不信不好,嗯,估计是不信的,定定看着唐朝,面无表情,气场强大。但这自然是无用功,气场这西一般与阅历相关,而论起阅历,谁又能比得过一个两世为人的老怪物呢?

    唐朝老神在在,对视片刻无果,蛤蟆镜下眉头紧皱,只得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等等,你……”

    “现在只有一万!”楚枫雅冷笑侧身,姿态鄙夷。

    唐朝无所谓的耸耸肩,头也不回的走进岗亭屋内,淡淡嗓音从窗口传出:“别忘了你的包,提醒过了,丢了概不负责。”

    闻言,楚枫雅下意识看向不远处地上被遗忘的手提包,怔了怔,又转头看向黑漆漆的岗亭,神情莫名。

    “谢谢……”

    屋内,听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唐朝摇了摇头,女人呵……腿还挺好看……

    ……

    一夜无话。

    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来点插曲,但这并不是生活的意。如常,才是生活的固有节奏。

    早起,洗漱,晨跑,打拳,上班……钢筋混泥土的世界里,高等生物体内都安装着一根发条,伴随着冉冉升起的太阳逐渐上紧,启动,按照设定好的模板程序,开始一天看似崭新的生活。

    没有生物得以例外,所以有人选择了外逃,但那实际不过是从一个圈跳到另外一个圈而已,质并不会得到什么大的改善。

    因而有人绝望,干脆逃避。

    但同样有人安之若素,且甘之如饴。唐朝就是其中之一,他很珍惜现在的平淡生活,也满足于如今的安稳状态,些许插曲可以有,就像做菜时会用调料品,这很正常,但没有也足以温饱下咽不是吗?

    中午,饭点刚过,清理好餐具的唐朝坐在岗亭前台阶上,闭眼晒着秋日暖阳,慵懒舒适的打着盹,便听一旁些许轻盈且熟悉的脚步声走来,不由愕然转头。

    “你怎么来了,今天周一没课?”

    马尾辫,致校服,明黄色书包,正是我们俏生生的糖豆同。“校临时有事,放半天假。”随意回答了句,低着头,挨着唐朝同样坐在台阶上。

    “哦,福伯呢?”谢家的管家还是很尽职尽责的,每次开车送糖豆回来,都要亲眼看到唐朝出现才会离开。

    “回去了,我又不是孩子,认得路的,送到区门口就行了嘛。”

    “这样啊……别坐,地上凉,我去搬张椅子来。”

    “没事,不用了哥。”一把抱住唐朝手臂,吸了吸鼻子,低声道,“坐着挺好的。”

    唐朝闻言挑了挑眉,歪头凑过去却被糖豆抬手推了回来:“哎哎,怎么了,心情不好?考试没及格?”

    “哪有,我成绩好着呢,老师经常夸我的好吧。”

    唐朝若有所思:“哦……那就是来大姨妈了。嗯,算算也差不多到年纪了……”

    “哥——”姑娘面皮到底还是薄的,不由抬高音量娇嗔了声,随即侧着头无意识拨弄着校服拉链,“我就是有点想家了……哥,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看看?”

    “就这事?”唐朝好笑道,“这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你想回随时都行啊。”

    “好,那我们出发吧。”

    唐朝一愣:“现在?”

    “不行吗……算了,等会再走。”姑娘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思绪有点混乱的样子,紧紧依偎着唐朝,好似唯恐下一秒就会失去。

    唐朝见状眉头不由微皱,自幼相依为命,彼此已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正如几天前糖豆能察觉到他状态异常一样,唐朝对这个妹妹的所有状况也都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