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章 美好的夜晚(上)(第1/2页)现代杀手生存指南

    “……求?那你来对地了,新加坡这边的教育体系还不错……这么,你也是香江人?”

    “也?”

    “噢,忘了,我祖籍香江旺角,现在好像叫油尖,后来才搬到的新加坡……很多年了,口音也变了,难怪你没听出来……”

    黄孝康心情不错。

    任谁下班路上停车买包烟,不抱希望的随意搭讪。结果就约了个赏心悦目的美女回家,心情都会很不错。

    会是个怎样美好的夜晚呢?简直爱死单身了有没有!

    想到这里,黄孝康心情更是美好,主动拉开劳斯莱斯车门,绅士搭手牵出美女,“你住这里?”曲线身材钻出车外,顺势抬头看着不远处价值不菲的公寓楼,美女眼眸明显一亮,想来心情也不差。

    开豪车的不一定是土豪,还有可能是司机。不过能住进海湾公寓楼的,自然不可能是后者。

    黄孝康耸了耸肩:“很意外?我是医生,你知道的,这职业收入还可以。”

    “那你一定是个很著名的医生。”

    “算不上,只是有点知名度而已,某个圈子里面。”

    “我知道了,比如给注重**的富豪们提供私人服务?”

    “哈,他们可不敢请我,当然有时候也由不得他们就是了……”

    “什么时候?”

    “死了的时候。”

    “……你真幽默!”

    “哈哈……”

    笑着,两人走进公寓楼,离开门口保安视线后,又顺理成章的半搂在一起走进电梯。NICE!身材不错……稍一上手,优秀的职业素养就告诉黄孝康,眼前美女身材着实火辣。随即,叮的轻吟打断翻飞遐想,电梯抵达所按楼层。

    “给你变个魔术,别眨眼,注意看哦。”

    走出电梯,黄孝康摊开手掌,翻转了下,示意空空如也,随即迅疾一晃,再从美女耳后拿出来时,掌中已多了张电子门禁卡。

    “哇!”美女很给面子的手掩嘴唇作惊叹状,“好神奇哦,你怎么做到的?”

    “一点花招,想待会教你。”一边侧身着,黄孝康一边笑吟吟的拿起门禁卡,在一旁电子锁上顺势刷了下,巴掌大的显示屏出现密码输入框,探手正要点击,却蓦的顿在半空。

    一旁美女见状眨了眨眼,意识到什么,将视线移向别处。也因此,她没有注意到身旁男子额头处瞬间溢出的冷汗。

    下意识后退一步,又后退一步,黄孝康脸上笑容有点僵硬:“你有没有听到?”

    “什么……嗯,好像有点音乐声,听不太清……怎么了?”

    “没什么。”黄孝康略一沉吟,状似沮丧的摊手道,“好吧,我之前骗了你。”

    “啊?”

    “我不是医生,楼下那车也不是我的。”一指房门,黄孝康神情有些无奈,“我只是个保姆兼司机,这是我老板的房子,我以为他今天出差不会回来住了,但现在看来……”

    廊道灯下,美女神情变幻不定。

    “不过没关系,我们可以出去开房住……呃,对了,我身上钱好像不太够,你能出一点吗?放心,大家都是老乡,我肯定会还的……”

    “食屎啦你!”粗暴打断,噔噔蹬几步高跟踩到电梯口,噼里啪啦点着按钮,好在刚上来没人用,电梯门应声打开,面色铁青的美女头也不回跨进,多看一眼都欠奉。

    前后短短不过半分钟,旖旎暧昧气氛荡然无存。

    “呼……”黄孝康孤零零的站在楼道里,深吸口气,脸黑黑的看着自家大门,咬牙切齿,“扑街!坏我好事,你最好别在里面!”

    话落,也不去按电梯,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转进楼道口,消失不见。

    ……

    劲爆的电子乐,迷幻灯光,舞池里疯狂扭动腰肢的红男绿女。混杂空气中弥漫着宣泄的味道,到处充斥着酒杯碰撞及失控尖叫。

    酒吧夜生活,逐渐升温。

    “华人?帅哥,以前没见过你啊,一个人?”

    角落处,利落短发、打扮入时的靓丽女子款款走来,应该不是地人,华语的还算标准,自来熟的坐在单人沙发扶手上,丝毫不介意因为这动作暴露出来的雪白腰肢,显然对自己的身段很有自信。

    这是肯定的,不然她也不会在前面好几个搭讪失败的情况下,仍然自顾走来。

    当然,那被搭讪的对象,静静坐在沙发中的风衣男子,也确实有这资格底气。即便是在晦暗不明的迷幻灯光下,也无法完掩盖住的的挺拔身姿、以及刀刻斧凿般的俊朗面庞。就像夜场里那些走到哪都会吸引大片目光注视的美女一样,帅哥,在这里享受同等待遇。

    是不是改动的有些过了啊……不自觉摸了摸脸颊,唐朝顺势摇头道:“我不是做买卖的。”

    “巧了,我也不是。”短发靓女笑着举杯,贴近大声道,“为我们都不是做买卖的,喝一杯?”

    唐朝一指身前桌上透明水杯:“不好意思,这不是酒……”

    话音未落,杯中冰水就被短发女子干脆洒掉,倒进半杯自己手中的蓝色酒水,挑了挑眉:“现在是了。”

    “我不喝酒。”

    “这不是酒,这是冰冻玛格丽特!”

    唐朝笑了,好吧,相比起前几位,眼下这位无疑要执着的多。稍稍考虑了下,问道:“你知道这里洗手间在哪吗?”

    短发靓女闻言明显一愣,瘪了瘪嘴:“不是吧靓仔,出来玩这么不给面子……”

    摆手打断,唐朝站起身来:“我去趟洗手间,回来后你如果还在这,这杯酒我喝了。”

    “好,一言为定!洗手间在那儿。”

    点点头,唐朝穿过舞池拥挤人群,转进大厅一侧廊道。

    并没有去往尽头处的洗手间,而是在中途推开了左手边的合金塑料门,门后同样是条不长的廊道,连接着个异常忙碌的房间,有锅铲碗碟声,应该是后厨无疑。

    走道上是托着果盘食物的服务生,打了几个照面,没人上来搭话询问,唐朝也恍若未见,坦然自若的掏出副黑色手套不紧不慢戴上,穿过廊道后厨,掀开房间靠后位置的一处厚厚布帘,耳旁喧嚣声顿时一静。

    帘后不远处是扇紧闭的大铁门,一名皮肤黝黑,套件花格子衬衫的大汉坐在那守着,身旁桌上是散落的果盘瓜壳酒瓶,还有几印着暴露女郎封面的杂志,唐朝进来时他正看得入迷。

    “这是什么地?洗手间呢……”瞥了眼大汉身后不远处铁门上的摄像头,唐朝醉汉似的踉踉跄跄前行几步,又忽然顿住,原地转了个圈,神情茫然,发泄似的对着墙踢了几脚,“,你把洗手间藏哪去了!”

    大汉闻声抬头,见状不由皱眉了通马来语,听不懂,但看着不像是好话。

    “咦,原来有人啊……不、不好意思,你先上……”

    “法克!”

    这就是国际通用语言了,大汉起身绕过桌子,不耐烦上前驱赶,但就在这时眼前骤然一花,再瞪眼看去时,那道踉跄身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