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请问,你有一本叫《容斋六笔》的书吗(第1/1页)娱乐富三代

    从某个角度来讲,“明台”明显比“明楼”更应该是男主。毕竟剧仅有的三场吻戏,都安排给他了。

    李雪明显对于这部充满了家国情怀的剧里,仅有的几段儿女情长的戏份颇为看重,每场吻戏都变换着不同的机位和角度,一连着拍好几条才过关。

    白沐和陈玉琪两个,拍第一场戏的时候还多少有些羞涩。但等到了第三场戏的时候,已经表现的颇为自然了。

    倒是也有好处,这对“师兄妹”的如今的关系,明显比陈玉琪刚进组的时候要熟悉了许多。

    而在白沐的帮助下,陈玉琪也飞快的适应了剧组的拍摄氛围和节奏。

    再加上李雪也经常指点一下她,最终拍了一段时间以后才发现,这次的“临时换角”的事件,竟然并没有影响到剧组原定的拍摄进度。

    要起来,这部伪装者也算是多灾多难。先是临近开拍,男主退戏然后又是拍到一半,主演受伤,要临时换角。

    要不是两次都有白沐阴差阳错的帮助,这剧现在还指不定是什么样呢。

    这也就是为什么,李雪一直对白沐另眼相待的原因。

    不管怎么,如今的剧组总算是完稳定下来了。李雪也慢慢引导着剧组加快速度,争取早日杀青。

    这一晃,就到了三月底。再经过了三个月的努力之后,伪装者的拍摄终于进入尾声了。

    上海车墩影视基地,旧城影区。

    两辆黄包车从远处驶来,到了近处的时候,前边一辆停在了街边,后边一辆也随之停住。

    “这位爷,您的地到了。”

    前面的黄包车夫放下手里的车把,转身笑着对车上的乘客道。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正是一身便装的白沐。

    一身黑色大衣,脸上架着副平光眼镜,还戴了一顶帽子。比起曾经的意气风发的明家少爷,此时的他,多了几分沉稳,还多了几分沧桑。

    几个月前上海车站枪击事件之后,日军上海站特高课科长藤田政身死,明氏集团董事长明镜也不幸遇难。

    这件事最后被伪装为了红党袭击,明楼一边下令严查地下党,一边和阿城继续以新政府官员的身份潜伏在上海。

    而痛失大姐的明台,和其他同志一起坐火车回到了延安。在经过一系列考察和手续之后,他也正式加入了红党,并被派往北平,重新开始潜伏任务。

    “是这里吗?”

    一阵女声从白沐身后传来,披着一件斗篷的陈玉琪看着眼前一间挂着“辅仁书屋”招牌的书店,问了一句,同时挽住了白沐的手臂。

    未来的日子,她将以“明台太太”的身份,配合明台完成潜伏工作。

    白沐没有话,只是点了点头。付过了车费,两人又打量了眼前的书店一眼,便走了进去。

    书店里颇为安静,只有两三个在看书的男女。白沐和陈玉琪目不斜视的走到柜台前,柜台后一个似乎是老板的中年人见状,笑呵呵地问道:“二位,想要什么书?”

    “请问,你这里有一叫容斋六笔的书吗?”

    白沐带着浅浅地笑意,声音和缓的问道。

    那老板闻言,面色没有丝毫变化,神情自然地道:“抱歉先生,容斋随笔,只有五笔。”

    “哦?那许是我记错了。”

    “无妨。这书店有,只是放在了后面库房,还麻烦先生随我去拿。”

    罢,那老板朝身侧虚引一下。待白沐和陈玉琪走进了屋,他也赶忙跟上。临到门口,老板转过身,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外面,随后缓缓地关上了屋门。

    这是伪装者的最后一个镜头,也是“白沐版”剧里,唯一一个导演组票通过的镜头。

    杀青之后,自然就是杀青宴。忙碌了三个月的时间,如今好不容易结束,剧组众人自然是得好好庆祝一下。

    几个主演,主要是靳冬、王恺这几个男的,都没能逃掉。一轮一轮白的、啤的、红的下去,基没一个不醉的。

    白沐倒是拿了杯肥宅快乐水,然后程都在一旁看热闹。

    他是真的不爱喝酒,之前和阳正午的团队合作过一次,所以众人也都知道这一点。

    再加上,他现在还是投资的人,自然就更没人敢硬逼他喝了。

    “师哥!”

    一阵女声传来,白沐顺着声音的向看去,只见已经换回便装的陈玉琪,正亭亭玉立的站在自己面前。

    “师哥,之前陈笑姐给我剧的时候我就想谢谢你,可惜后面进组以后拍摄任务太多,所以一直没有时间。”

    “谢谢你!”

    陈玉琪目光闪亮亮的对白沐道。而后轻抬皓腕,端起一个杯子。

    “女孩子喝酒可就不可爱了!”

    白沐咧起嘴角一笑,从陈玉琪手上抽走杯子放在一边。又随手拿了一旁的一罐可乐递给她道:“我是你师哥嘛,照顾你是理所应当的。”

    陈玉琪接过可乐,对于白沐的话则只是笑了笑,没有什么。

    虽然入行时间还短,但是当过一年“横漂”的她很明白,这行里从来就没有什么理所应当的事情。

    她也怀疑过,白沐是不是对她有些“出来很容易44”的想法。不过在随后的相处中,她渐渐发现并不是这样。

    相反,白沐之所以把资源推荐给她,可能真的只是像陈笑的那样“认识的人里实在没有合适的了”。

    明白这一点后,陈玉琪既舒了一口气,又隐隐有些失落。

    陈玉琪之后,宋怡、王恺这几个白沐这几个月比较熟悉的伙伴,也依次过来和他告别。

    演员这一行飘散流转是常态,此时的合作伙伴,下次见面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白。”

    最后,刘奕君也走了过来。他倒是没太多,只是简单地道:“好好努力,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我知道了,老师。”白沐扬起嘴角,认真的应了一声。

    拍摄的时候叫习惯了,即使现在已经杀青,他也改不过来了。

    杀青宴一直持续到晚上九点多才结束,众人互相搀扶着回酒店休息。白沐没喝醉,所以是帮着搀扶别人的。

    第二天一大早,白沐和陈玉琪就各自回了京北。

    陈玉琪一连着拍了三部戏,神和身体都累得不行。陈笑一边安排她休息一段时间,一边帮她联系一些合适的活动通告。

    白沐就没那么好的福气了,他还有的是事情要做。回家刚休息了两天,他就又一个飞机飞回了上海。

    至于原因,则是因为要参加极限挑战的发布会。